天津口罩价格联盟

【续】绰斯甲:重走乾隆平定大小金川之路

轮上部落 2021-04-07 12:25:58

重走乾隆平定大小金川之路

和 平

续前文将军营盘

7、绰斯甲——乾隆两征金川的铁蹄唯一没有践踏的嘉绒藏族部落。

听张诗茂老师说:绰斯甲是乾隆两征金川的铁蹄唯一没有践踏的嘉绒藏族部落。因为距离金川比较远当天回不来,我有些动摇,在女向导的反复推荐下:“绰斯甲的观音寺是与西藏的布达拉宫齐名的圣地,到了金川不到观音桥上走一走,多可惜啊!”我被说服了,从金川县城到绰斯甲大约80公里。

2015年8月16日早上八点出发前往绰斯甲,经过沙耳、庆宁、咯耳、集沐等乡,一路沿着杜柯河顺势而上,沿途我搜寻着窗外山上山下的碉楼,看到的都是矮碉。司机在两块硕大的石头旁停车,介绍:“这是雷打石。”我一看两块石头的断面整整齐齐的,上面还写着彩色的藏文。很久很久以前这块大石头在高山上被雷电击中,一劈为两半,从山上滚落下来,成为路边的一道风景。 

公路边的雷打石

绰斯甲就是观音桥镇,是金川23个乡镇中的两个镇之一,海拔约2560米。经过镇上往右进入一条羊肠路,路旁的经文石刻随处可见,灌丛上经幡飘扬,普通百姓的衣、帽、鞋袜乃至口罩迎风而飘。据向导讲凡是生病的人朝庙,将贴身物弃之路旁,可将病带走。车辆在蜿蜒盘旋的山间水泥路上艰难前行,宛如盘山公路,确实是惊险,车旁就是悬崖峭壁,司机师傅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的马虎。我们的面包车一直开到海拔3685米的纳勒山(含神山之意)的半坡,就到了观音庙的所在,估计海拔也在3200米以上。在寺庙前面的空地上,三三两两或坐或立有不少喇嘛(僧侣),年龄从七、八岁到六、七十岁的都有。

远望观音庙,金碧辉煌、气势恢宏,台阶若干、白玉石刻、片片石头彩刻一层又一层。大大的转经筒,到达者必须全部触摸一遍。更有虔诚的信徒,以赤足五体投地的体式围绕转经筒一圈又一圈的“磕长头”,嘴里还不停的嘀嘀咕咕。

观音桥镇的观音庙

有观音佛像的庙宇分上下午时间段开放,可能观音也需要“休息”,我的向导也买了香准备供奉观音。观音阁开门“上班”的时候我特爱看,很欣赏,是一位老年喇嘛口吹海螺号“呜呜”作响,上香的善男信女纷至沓来,跪拜像前,双手擎香,高过头顶,叨叨念念,自知其意。  

吹海螺的喇嘛

转经筒

现庙中供菩萨石像,佛冠用价值2万元的金、银、珊瑚装饰,下围红、白哈达及绸布几十厘米厚。观音菩萨面容俊秀,左手举莲花一株,右手控佛珠一串。神龛前供品不计其数,231盏酥油灯昼夜不熄。庙壁尽雕刻佛教传略,观音刻板印像及笔书经文,还有松赞干布及文成公主之画像,反映喇嘛的金兽玉鸟图案。观音庙香火之盛概因观音菩萨。相传当年一农民名克起惹,秋耕地时锄头触一尊白玉石观音,天空猛然崩裂巨响。故该地名“无登克”(即神仙出没之地)。巨声惊动各方喇嘛活佛,纷纷前来祈祷念经,建庙以供观音菩萨。又传1961年庙大火,菩萨竟自不在。万般寻觅,竟又在出土之地下。一喇嘛背回,供奉至1979年。1982年11月9日,班禅到绰斯甲视察,还派专人朝觐观音庙,奉给布施。 

朝拜观音菩萨的人们

在石板上彩绘的菩萨像

我随向导走出观音阁,她又去买来一纸盒的红黄蓝绿小纸片,纸片上都有印刷的图案。我问向导:“这是什么?干什么用的?”她说:“上山去撒。”我纳闷儿:撒?天女散花咋的?到了半山腰一个开阔之地,只见我那向导抓起一把彩色小片,向空中抛撒,接着又抓起一把抛撒,直到把她买的一盒子的彩色小片都撒干净,抛撒的动作体式十分优美,好像她嘴也在动,自言自语着什么。低头看看脚下,全是厚厚的各色小片,跟向导刚刚抛撒的一样,不知有多少人在这里抛撒过了呀!

后来,通过查阅资料我得知:那些与经幡同样4种颜色的小小方纸片上印的是咒语,叫风马,藏语叫龙达,是一种藏传佛教的特有传统,主要意义为转运,起运。想撒龙达的人,要登上一个神圣的高山顶,或去到一个有着不平凡的经历和艰辛的地方,比如垭口、湖畔、桥头,顶着风往上抛撒,据说飘得越远运气会越好转。这项佛事叫撒龙达,撒龙达是嘉绒藏人祈祷转运安康的一种形式,表达自己对佛的崇拜和敬仰。

撒龙达

离开观音寺,下山途中司机走走停停,沿途带上搭车的人回到观音桥镇。在广场对面的山坳处,我们看见一个特别大,特别好看的煨桑炉,我去过西藏,煨桑炉我认识。白色煨桑炉的周围布满了经幡和彩带,煨桑炉的炉顶徐徐冒着白烟,在绿色山体的衬托下,煞是一道靓丽的景观。

“煨桑”嘉绒藏族传统习俗之一,最早源于宗教仪式。传说人间和神界可以通过柏树枝烟传达心意。当人有想要实现的夙愿和祈求时,将柏树枝点燃放在煨桑炉内,对着默许、祷告,夙愿或祈求将随着烟雾飘上云霄传达给神灵。

观音桥的大煨桑炉

汽车在麦斯卡村的一棵大核桃树下刹车,司机直奔对面的小院,原来这是司机的朋友泽让东舟家,一户真正的嘉绒藏族人家。干净整洁的院落,一排老式的藏式房舍,旁边是一栋没有建设完的藏式碉房,门窗都没有按上窗户和门,暂时存放些生产生活用具,大人小孩出来进去畅通无阻。

东周是一位三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身材修长,头发卷曲,上宽下窄的瓜子脸形,皮肤是高原人特有的黑里透红,大眼睛,黑眼仁儿发棕黄,相貌跟我们内地人明显不同。东周的妈妈身着嘉绒藏族的服装和头饰,一脸的慈祥,见到来自首都北京的我,面有难色,反反复复地说:“房子没有翻建,不好意思,原谅哦!”我说:“我专门喜欢老式的房舍。”阿妈一听高兴了,喜气洋洋的出了院门。一会儿的工夫,阿妈双手捧着一尊观音像回来了,说是送给我的……我真是又惊又喜,接过观音像,不知说点儿什么好,凝视观音像——安详、圣洁、庄严,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儿,心里暖暖的。

当我从卫生间里出来时,哇!院子里摆着大大小小的包包,东周的阿姐泽让娜姆正在挨盘儿打开,原来是嘉绒藏族家家都有的节日盛装,要打扮我,表示特别欢迎我喜欢我,希望我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女向导穿藏袍时,毛皮边开线了,身材瘦弱的嘉绒阿爸一声不响的从房舍里拿来针线,弯着腰一针一线的缝了起来,那一刻,我的眼里噙着泪水……东周的阿爸是护路工人,他进家门时我看见他身穿又肥又大的桔黄色的制服。娜姆将最漂亮的嘉绒藏装给我穿上,把我打扮成漂漂亮亮的嘉绒女人,开开心心的拍照。阿爸始终满面慈容笑眯眯的望着我们,我赶紧张罗用我的相机给阿爸阿妈拍照。 

东周的阿妈、阿爸

和平老师和东周的姐姐娜姆(右)

嘉绒藏族家庭的富有不仅在于金啊银的,拥有华丽藏族服饰也代表着财富之一。

2016年的春节前夕,我从北京将制作好的照片海报,连同棉服和几双棉手套一起寄给了泽让东周家,以表达我对嘉绒藏族同胞的感恩之心。

和平老师寄给泽让东舟家的包裹


本文原创,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

投稿邮箱:195321514@qq.com 编辑:君戈


 推荐阅读  

- 更多内容请回复文章搜索 -

▲▲▲

长按识别关注


如果你往后也想更快捷找到我们

只需置顶“轮上部落”

就可以在老地方见面啦!

Copyright © 天津口罩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