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口罩价格联盟

失忆生活

郑县生活指北 2020-11-20 16:02:29

1.手机

新年伊始它就频繁出状况,10天前终于彻底咽气变成白苹果。苟延残喘时给两万张照片和8.6G的聊天记录做了备份,不算损失惨重——直到我在iPad下载用了很久的格志日记,才发现要付费才能存储在云端——从2015年开始的日记都没了。问答形式,六个格子,主要用来锻炼记忆力(笑)或者帮助我记忆。其实没用,回忆昨天早上吃了什么当时候大脑总是先一片空白,然后慢慢浮现出模糊的碎片。


上班后日复一日不规律也得规律的生活,想起一些经历却不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发生在哪年,这时就会对自己产生极大的不信任感。周五晚上看「百年酒馆」,里面有个角色说AI对人类的统治将会进行得悄无声息,甚至于当权力发生转移时我们根本不会意识到。我赞同这个看法。


2.驾照

下过雪后的那个周末,回奶奶家时拎的是平时不常用的小布包,只放了充电器、纸巾、iPad和驾照——因为担心路况不好,万一和别人碰车不至于被抓住无证驾驶的把柄。结果周一上班时伸手去小布包里摸却没找到,问了奶奶说家里没有,在车里大概翻了翻也没看见。


上网搜一下补办驾照需要的材料,没想到直接在车管所官网里就能申领。填好资料提交,工本费十块邮费二十,一个工作日内受理寄出。邮费似乎是到付,工本费怎么说?十二点发了条豆瓣广播讲这件事,两个小时后接到一通本地电话,要我把工本费转到这个手机号的支付宝。想了想觉得十块钱搁不住电话诈骗,而且对方说的是河南话,就发过去了。第二天拿到驾照一打开觉得好笑,居然是将近十年前在北所考试时现场照的照片,我几乎不认识那个人了。


之后某天洗完车坐进去瞥见手刹下面端端正正地摆着我以为丢了的小黑本,肯定是工人找到后放在那儿的。于是现在我有了两张驾照,一张放在车里,一张随身带着。问过了当交警的朋友,答曰没问题。


3.看牙

三个问题:下门牙之间牙龈肿胀出血;智齿有蛀洞;牙齿矫正。一件件解决,先去搞定最容易的。在河医官网看完了三十一位医生的资料(和照片),选了牙髓科里长得最美的那位女大夫。好些年轻医生履历洋洋洒洒,一毕业就留校工作几十年的老大夫们往往只写寥寥几句。有位发音矫正领域的专家,浓妆艳抹得像要去主持春晚一样。


其实本来备选了三家医院:位于东区的河医,地铁站出来走两步就到的口腔医院,和妈妈朋友介绍的私立医院。以前陪姥姥去过口腔医院,医生态度很好很专业,不过医院本身硬件比较老旧,而且二七广场出站的场面极其可怕,所以是打算去过河医后再到那里看看。


第一次去东区河医,硬件设施非常现代化,适合在里面拍美剧。没看到美女大夫,跟她手下其他医生讲完三个问题,大概看了看牙齿状况,要我去拍片子。我的就诊卡里没有个人信息,必须先到护士站录入后才能开单子交费,可是从我出电梯到诊室到初检完,那里始终空无一人。


根据我的经验,乖乖干等是不行的,于是拐回诊室拜托其中一位医生想办法。起初她还是说“等一会儿就有人了”,大概看我太执着,最终帮我拉了一个护士过去。交费后去拍片子,看上去很高级的仪器,那位男医生拿出一只塑料一次性手套(看上去和买烧鸡送的那种差不多),套在门牙将要咬住的那根小棍上。我有点介意的是拍X光不用戴护具吗?每年在东区的三院体检时都会选乳腺钼靶,需要脱光上衣,医生总会帮我戴好房间里衣架上挂着的铅制围裙。


拿到光盘(特地贴了很醒目的告示,说他们的X光片都数据化了),给我拍照的那位医生问:“你的牙怎么了?”

“牙龈出血,下门牙不太齐。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


牙龈出血的问题不大,牙结石而已,洗完牙就好了。我向美女医生咨询水牙线,她的建议还是牙刷和牙线就足够,并且推荐我用成卷的那种,而不是弓形。话说虽然想看美人,牙科这边一方面在躺椅上我全程闭眼(下次要提前涂好高倍防晒),医生们也几乎全程戴口罩——倒是有个男医生长得很帅,而且是特别朴实的那种。


4.熙地港

周四和姬友相约熙地港,她堵在路上,为了打发时间我去逛负一层的超市,和帝都的BHG精品很像——每次想起都觉得好笑,BHG其实就是“北京华联集团”的意思。调料区还行,啤酒乏善可陈,可乐买了不少。比如瓶子好看的京都纪念版可乐(付款后魅力值瞬间打对折),橘子和可乐口味的波子汽水各来一瓶,"减肥可乐九块九买一赠一"那就拿两瓶好了。纸巾货架上堆了几包美元,打开马云网搜了搜居然没得卖,于是尽管没有价签、不知道卖多少钱还是拿了几包。


今天来吃MYLK是因为意面半价,以前我跟很多人吹过这家店,"我县唯一做得出al dente口感"什么的。毕竟去年5月那次体验太好了,前菜端上来时装饰用的果干和草莓散发出新鲜的香气,连肉眼旁边的配菜都可圈可点。


现在嘛……毕竟王叔不容易,所以我不会讲得太刻薄。芝士火腿拼盘还是可以点的,意面需要叮嘱一下按照标准时长来煮。腊肠面的辣椒换了,非常辣,害我坑到姬友说是"白人都能接受的辣度"*。


姬友上楼时,我给出的描述是"门口有黑哥哥穿唐装弹古琴的那家",她说一出电梯就听到了。以前在目标就见过他,听说是黄科大的老师。黑哥哥特别拽酷,摆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我和姬友站在讨论那个古琴形状的小摆件是不是香插时,他一言不发地拿起盖子让我们看到燃尽的香灰,又扔了根薰香在桌子上。


下楼去逛玩具反斗城,头一次去还是姬友拉我进的国贸360那家。这种令人欲壑难填的地方,如果我是个孩子该怎么面对呀。

有个晃一晃会响的球,声音很独特,售价四十元,要是二十块以内我就买了。

把和姬友“用球对话”的视频发到群里,有人说玩具反斗城是家傻多速的店,风评这么差怪不得申请破产——其实是经营模式不能适应潮流。不过去年仍在中国疯狂开新店,说明赵太爷家还是有钱。

最想要的是星战光剑,一千三,盒子上的说明写着:激光辐射,请勿直射光束,没有样品展示所以在想象中很美好。


出来后又去名创优品,贝贝说过她从来不会空手离开那里,哈哈哈。在姬友怂恿下买了个Grizz的布袋子,想到了tote bag那集,很是讽刺。

结账时收银员惯例问我“购物袋需要吗?”

“不用了谢谢,我买的就是购物袋。”


熙地港已经是东区最洋气的商场了,还是很无聊。里面的牌子不上不下,完全不能激起我的购买欲。在郑县体验最好的服装店是万象城的一家设计师店,装修很有特色,曲径通幽像探险一样。衣服够别致,一时买不起也要攒钱买的那种。第二次去改了装修,衣服一同变得无聊,于是没再去过。谁爱逛一家数年来最好的位置永远贴着“即将开业”的商场呢?


离开时外面的雾和霾都很重,开车上高架送姬友回家,我把CD切到“化粧直し”然后告诉她:“真的好喜欢这首歌啊,百听不厌。”


5.艾美

五龙口木村拓哉曾经很郑重地跟我讲,他家不在五龙口,其实离国棉六厂更近。以后在这里改称他棉六拓哉好了。上周在艾美为他定了个生日蛋糕,其实是我自己想吃啦。


此前二掰要订蛋糕,我给他推荐的也是艾美。他家甜品虽然用料良心,师傅手艺也好,但是样子都挺土。红色黄色绿色水果堆起来,送人有些拿不出手。我拜托冯师傅专门做的菜单外的苹果派和草莓拿破仑都很美丽洋气,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去拿蛋糕时想着顺便买份寿司饭,¥38一份适合工作日随便吃吃,至少原料比那些走货量小的店要新鲜。没想到现在不做了,很是失望。问了毕师傅说以后还会再开,希望外卖服务能走点心,饼屋的见习生真的让人很zhuō急。


6.番剧

上周补完了「少女终末旅行」,不剧透地介绍一下,整部动画里两个女孩开着一辆德式半履带装甲车在城市废墟间游走,一路上只遇到两个活人,连尸体都没有。看最后一集之前搜了下漫画结局,完后自己在被窝里哭。虽然有点虐但是设定太棒,还是推荐给大家。


昨晚看了「百年酒馆」最后两集,倒没觉得太丧,可能因为和我的人生观比较契合。

剧中主要人物都很神经质、易怒、暴躁,现在回想一下其实是自编自导自演的Louis.C.K.老师儿在故意challenge(抱歉用了英文因为其中的微妙含义没有贴切中文对应)观众,算是一种手法吧。很慢热,越往后越好看。答应我至少坚持到第三集,那里有一段演技爆棚、教科书级别的独白。


7.周六夜

在家做了一天家务。晚饭后着急看剧,所以连锅都没洗、只是用微波炉中火叮一下热红酒,边看边喝。除非对烹饪有特别的爱好,否则一个人住没必要置办太多厨具,平底锅和奶锅选同样口径,如此这般锅盖买一个就够了。


边看边用卸妆油按摩我的老脸,洗掉;涂上fresh心理安慰火山泥面膜,过了一会儿再洗掉;最后涂上配套的睡眠面膜,半夜醒来摸到老脸重返青春如高中时柔嫩,不忘告诫自己这只是安慰剂。


和少女L在目标曾经邂逅一位美丽帅气的姐姐,为了不长皱纹她尽力避免着剧烈的面部活动。那天晚上一桌人聊得很开心,看到我俩笑疯了的样子,她也许会和亦舒大婶看到女高中生吃草莓蘸奶油时有着同样的心理活动:年轻就是放肆。


总共喝了500毫升热红酒,外加饭后苹果味杰克丹尼一寸高的瓶底儿,对着镜子往脸上糊第一个面膜时已经晕了,洗掉之后再刷牙几乎拿不住牙刷。酒放在电视柜里侧,我坐在餐桌旁,循环往复了好几次,放回去,拿过来——因为犹豫过"还是不喝了吧"。虽然我酒量不好,至少出了门知道控制,自己在家的话放开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喝不到断篇儿就睡着了。


凌晨一点醒过来,手机被压到身子底下,蓝牙音箱还在唱歌。


※        ※        ※


*一位白人男士在美国一家中餐厅吃饭,因为服务员擅自在单子上手写备注“白人辣度”,于是起诉该餐厅种族歧视。

Copyright © 天津口罩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