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口罩价格联盟

灰色城市

爆典剧本 2020-12-29 15:28:39


  



咖啡店 白天

陈心蕊推门走进咖啡馆,打量四周,好像在找什么。

咖啡馆里人很多,太阳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很有周末下午的气氛。

陈心蕊往一个方向走过去,方颖一个人坐在窗边,正盯着什么出神,表情有些忧郁。

陈心蕊把包取下,坐在方颖对面,方颖还在往外看。

陈心蕊随方颖的眼神看过去,什么也没有。

陈心蕊:有帅哥?

方颖回过神来,看到陈心蕊,马上露出笑容。

方颖:还以为你又要放我鸽子。

陈心蕊:从来没有过。

方颖:我可记得好几次,你因为某人爽我约。

陈心蕊:可能是在你梦里吧。

陈心蕊端起面前的杯子,打量了一下。

方颖:你没说要什么,就给你点了抹茶拿铁。

陈心蕊:(喝了一口,表情奇怪)这是抹茶拿铁?怎么没放糖?

方颖:我专门说了多要糖的。(试探性喝了一口,差点吐出来)这么甜!你口味真重。

陈心蕊看到旁边有自助台,站起来,走过去拿了两包糖,全部倒进去。

方颖:不是吧,你也不怕腻死?

陈心蕊:(搅拌)生活已经这么惨淡了,我可不想喝水都这样。

方颖:怎么惨淡了?你家东东对你不好了?

陈心蕊:东东?要不要这么肉麻?你家洋洋呢?

方颖:(喝了一口咖啡,表现得轻松)离婚了,我。

陈心蕊:什么?

方颖回应了一个微笑。

陈心蕊:什么时候?为什么?

方颖:一个多星期了。

陈心蕊:你这么淡定?(回想起什么)你这几天找我是因为这个?你怎么不早说,我哪怕加班也要出来啊.....(看了一眼方颖,换了语气)是不是在玩我?太突然了。

方颖:出轨了。

陈心蕊:你?

方颖:他啊。

陈心蕊:我宁愿相信这杯拿铁没放糖,他,绝对不可能。

方颖:我也没想过这种可能.....

陈心蕊:确定吗?万一......

方颖:他已经承认了。

陈心蕊一时接不上话,方颖故作轻松。

方颖:(尴尬,注意到旁边的人在吃蛋糕)这里的蛋糕好像还不错,要试试吗?

陈心蕊:太恶心了。

方颖:(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们看起来挺搭的。

方颖笑着翻照片给陈心蕊看。

陈心蕊:你怎么能这么豁达?我都忍不了了。如果世界上有一条专门惩治出轨的男人的法律,女人的幸福感会提高一倍。

方颖:哈哈。

陈心蕊:(严肃)这不是好笑的事。你当初就是为了这种人放弃去美国的机会的,他怎么能这样对你?我要去找他!

方颖:(拉住陈心蕊)是我自己选择的。

陈心蕊:(准备拉方颖一起走)走,我不会让他好过的。

方颖:没什么要说的了。

方颖用力拽住陈心蕊,两人僵持。

陈心蕊:我有说的,我有太多要说的。他出轨了,你不能帮他,他背叛了你!

旁边的人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方颖越来越窘迫,情绪临近爆发。

太阳照过来,打到方颖脸上。

方颖:(手垂下来,瘫坐下,哭了出来)够了,这就是你想看的吗?

陈心蕊坐下来,一脸歉疚和不安,她看着方颖,不知道怎么办。

陈心蕊起身,方颖还在哭。

陈心蕊回来的时候,拿了一叠纸,递给方颖。

方颖接过纸,迅速擦眼泪,试图表现出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陈心蕊:想吃蛋糕?

方颖:我失恋了,就只请我吃蛋糕啊?

陈心蕊:想吃什么,随便说。

方颖笑,带有一点辛酸。

 


日料店门口 稍后

陈心蕊和方颖走到门口,陈心蕊:你先进去找位置。

方颖:(有点不解,看到她手里的手机马上反应过来)他回来了?

陈心蕊:今晚回来。

方颖:我不管,我就假装不知道,你今晚要陪我。

陈心蕊笑,方颖走进店里。

 

陈心蕊在门口打电话。

陈心蕊:已经到机场了?

陈心蕊:你自己先吃饭吧,我可能会晚点。

陈心蕊:嗯,她有点事,回来再告诉你。

陈心蕊:(表情变得很娇羞)看在你这么想见我的份上,我会尽量早点的。

陈心蕊:好,不说了,你赶快去吃点东西。

陈心蕊:嗯,你挂。

陈心蕊:快挂啦。

陈心蕊挂了电话,脸上藏不住笑容。




日料店 晚上

店里很安静,陈心蕊看到方颖,慢慢变得正经。

陈心蕊:点了吗?

方颖:嗯。

陈心蕊:这么快?

方颖:免得你又要选半小时。

 

桌上已经摆满精致的寿司,刺身,还有小菜和汤。

方颖:(夹了一块刺身)好吃好吃。

方颖全神贯注地吃,好像很饿的样子。

陈心蕊:(注意力不在吃上面,犹豫之后开口)你以后怎么过?

方颖:(盯着食物,躲避陈心蕊的眼神)难道离开他就过不了了吗?

陈心蕊:我是说打算。准备找什么工作?

方颖:我已经有计划了。

陈心蕊:嗯?

方颖:(抬头看陈心蕊)我打算开一家有机蔬菜店,要一起吗?

陈心蕊:卖菜?

方颖:嗯。以前朋友就叫我一起,那时候我没有精力,现在她已经做成品牌了,可以直接加盟。

陈心蕊:认真的?

方颖:当然。现在人物质水平提高了,都开始关注健康问题了,食物又是最基本的问题。(夹起三文鱼刺身)这个要是不新鲜,或者品种不好,会好吃吗?

陈心蕊:你这失恋意义重大啊。

方颖看到旁边的一家三口,夫妻带着小孩,妈妈喂小孩吃三文鱼。

方颖:(回过头来,放下刚夹起的三文鱼刺身)他最喜欢吃三文鱼。

陈心蕊:(不安)不是说好了忘记他,帅气地重新开始。

方颖:如果你很久没吃日料,你以为你会忘记,其实只会更想念。离开他之后,我的脑子全是他,我不知道想念一个人可以这么让人难受。

陈心蕊:他真的不值得,你要向前看。

方颖:我是在向前看,因为他已经走在前面了,我还在原地。

陈心蕊:走在前面的应该是你。

方颖:我觉得是我的错。

陈心蕊:你有什么错,你为了他成为了一个家庭主妇。

方颖:要是有孩子就不一样了。

陈心蕊被这句话震住了,陷入沉思。

 



家 晚上

陈心蕊满脸期待,开门,看到徐旭东。

徐旭东正在给客厅的绿植浇水,回头看到她,两个人都笑。

陈心蕊冲过去抱住徐旭东,浇花壶倒了,流了一滩水,两人根本没在意,死死拥抱。

徐旭东:喘不过气来了。

陈心蕊:死在拥抱里不够幸福吗?

陈心蕊松开,打量徐旭东。

徐旭东:这个眼神....

陈心蕊:你怎么变样了?

徐旭东:我应该先说你变美了。

陈心蕊:不,你变老了。

徐旭东:那不是更有男人味了?

陈心蕊:怎么才几天就老了这么多。(陈心蕊两手托着他的头,左看右看)出差这么累吗?

徐旭东:一点都不累。

陈心蕊:那你的黑眼圈是怎么回事,难道晚上干了什么?

徐旭东:(把她的双手拿下来,握住)等了你这么久还这么说我?

陈心蕊: 永远都是我等你,你等我多难得啊。而且,我是真的有事。

徐旭东:方颖到底怎么了?

陈心蕊:离婚了。老公,不,前夫出轨。

徐旭东:你盯着我干嘛,不是我出轨。

陈心蕊:你要是敢的话,我就在饭里面给你下药。

徐旭东:不敢不敢。

陈心蕊:不敢还是不会?

徐旭东:不会不会,绝对不可能。

陈心蕊:(盯着他)你的胡子长了,怪不得老这么多,我给你刮。

徐旭东:留着吧,有胡子不性感吗?

陈心蕊:(拉他往洗手间走)那是部分男人的意淫,其实长得帅的怎么样都性感,但像你这种,胡子都拯救不了你。

陈心蕊经过,看到一台新的跑步机,表情诧异。

徐旭东: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

陈心蕊亲了他一下。

 



洗手间 稍后

徐旭东的嘴有一圈白色泡沫,陈心蕊很认真地帮他刮胡子。

徐旭东:蔬菜店?开在什么位置?

陈心蕊:我没问。我以为你会反对,也没想过要去。

徐旭东:卖卖菜挺好的呀,而且你们一起,我出差的时候你就有人陪了。

陈心蕊:如果你觉得好我可以试一下。

徐旭东:这么听话?

陈心蕊:只要是你的决定我都会支持。

徐旭东:(扭头盯着她)是吗?

陈心蕊:别动别动.....啊....啊....(惊恐,担忧)痛吗?(凑近打量)都叫你别动了。

徐旭东:怎么了,(凑近镜子才看到流血了)这么担心我?

陈心蕊:快点冲一下,我给你擦点药。

徐旭东:我自己刮也经常刮破,而且就这么一点。

陈心蕊:我去找找医药箱。

陈心蕊往外走。

徐旭东:不用了,这点小伤。

徐旭东直接用水冲洗伤口。

 



客厅沙发 稍后

陈心蕊凑近打量那个伤口,很小一点点,却满脸担忧。

陈心蕊:不会留疤吧,真的不痛吗?

徐旭东: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发誓。

陈心蕊:这么小的事,要你发誓。

徐旭东:对你,再小都是大事。

陈心蕊:要是我是小女孩,还会被你骗。

徐旭东:你就是小女孩。

陈心蕊: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啊?

徐旭东:都喜欢,你要给我生一个?

陈心蕊:我考虑考虑。

徐旭东:那就是答应了。

徐旭东趁陈心蕊说话之前就亲上去了......

 



老板办公室 白天

老板和陈心蕊对坐着,桌上两杯热咖啡,还在冒热气。

老板:没什么事吧?

陈心蕊:其实我打算和朋友一起开店,卖有机蔬菜。

老板:我家附近就有一家,生意蛮好,我相信你能做得很好。

陈心蕊:谢谢。(停顿)我今天可能刚好做完那个R公司的,所以....

老板:没关系,那个交给Sandy也可以。

陈心蕊:我会把它做完的,既然是我开始的。

老板:我还真的有点舍不得你,我一直发现你对生活有一种赤诚的热情,就算翻译摩托车零件厂的东西,你都会对每一个零件专业术语充满兴趣,那种东西别人都学不来的。

陈心蕊:热情?

老板: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受。

陈心蕊没能理解,回应了微笑,走了出去。

桌上的咖啡还热气腾腾。

 



公司 白天

公司坏境很像咖啡馆,落地窗,到处是绿植,每个人都有单人沙发。

陈心蕊把东西收拾进纸箱,然后盖上电脑,站起来,一个同事走了过来,其他两个也慢慢走过来了。

陈心蕊:我已经发你邮箱了,明天帮我交一下吧。

A:真不想帮你交,哪有说走就走的。

B:真的太突然了,不给人反应时间。

C:真走了?

陈心蕊:舍不得我明说。

A:好,那你留下来。

C:我以后不蹭你的零食了。

B:我也不会麻烦你帮我改稿了。

陈心蕊:别搞得这么煽情,我又不是要移民。

A:别走了。

B:这么久的感情,你太狠心了。要是来了新同事,又要重新去了解一个人,好累。

陈心蕊:人生就是不断接触新的人事物嘛,多有意思。

C:我念旧。

陈心蕊:好了,(对B)你以后呢,每个东西一定要检查两遍,太多错误了。(对C)你真的不胖,不用减肥,以后我发现什么好吃的寄给你。(对A)上次说好一起去欧洲游的,是我的错,有机会再约,一定有机会的。

大家都很不舍。

陈心蕊:好了,我请你们吃饭,走走走。

陈心蕊和大家一起走出去。

 



蔬菜基地 白天

蔬菜基地老板带陈心蕊和方颖参观菜园,背景音乐盖过说话声,只看到她们愉快和老板交流的样子。

 



车 稍后

方颖开车,陈心蕊坐在副驾驶座。

方颖:货源搞定了,了了一个大事。

陈心蕊:嗯,计划好多都没用上。

方颖:我发现有些事做起来也没想象那么难。

陈心蕊:在心里想多了,就被自己吓到了。

方颖:但有的事情想起来那么简单,就是做不到。

陈心蕊:(看了一眼方颖,体会到她的意思)我们一起好好做这个事情,你暂时专注在这个事情上,过段时间就会忘的。

方颖:你能做到吗?真的能吗?你如果离婚了,会忘记他追到美国来给你表白的样子?你会忘记嫁给他曾经是你的梦想?

陈心蕊:我知道我不能完全体会你的感受,因为没有人能完全体会另一个人的感受,但我希望你不要一直陷在里面。

方颖:我也不想,但我控制不了。这是一种精神折磨,受难者是我自己,施暴者也是我自己。如果是你,说不定更疯狂。

陈心蕊:我根本不敢想象这种可能性。

方颖:哎,我不能再给你负能量了,免得失去一个合作伙伴。

陈心蕊:那为了庆祝我们今天的成果,应该吃个火锅?

方颖:就是,走!

 

车里在放音乐,两人跟着音乐唱歌,忘记了一切烦恼。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方颖有点激动,拉开包包的拉链,拿出手机,是黑屏,方颖失望。

铃声还在继续,陈心蕊拿出手机,接听。

陈心蕊:怎么了?

陈心蕊:我吃完饭就回来。

陈心蕊:到底什么事啊?

陈心蕊:好,一会儿见。

陈心蕊挂了电话,不好意思开口。

方颖:有事?那我送你回去。

陈心蕊:我错了,明天我请。

方颖:反正我朋友也约了我,我找她就是。

陈心蕊:中国好朋友。

方颖:我都习惯了。

陈心蕊没好意思回答。

方颖:最近他很少出差哦?

陈心蕊:前天才出去了两天。

方颖:他要是在家永远约你不出来。

陈心蕊:你要体谅我们这种‘异地恋’嘛。

方颖无奈笑笑。

 



家 晚上

陈心蕊开门,看到家里稍微被布置了一下,到处是蜡烛。

她走进去,看到桌上有蛋糕。

陈心蕊:今天不是你生日啊,也不是我的。

徐旭东:(拉她坐下)有要庆祝的事,快坐下。

陈心蕊:你知道了?

徐旭东:什么?

陈心蕊:我们今天搞定了货源。

徐旭东:是吗?

陈心蕊:(失望)原来不是说这个。

徐旭东:那就更好了,双重庆祝。

陈心蕊:是什么事?

徐旭东:你还记得我那个同学吗,张子阳,他毕业就去了北京,现在开了一家公司。

陈心蕊:好像一起吃过饭。他怎么了?

徐旭东:他之前叫我去北京发展,我考虑过,北京确实有更多机会,但我也有些顾虑,现在我有把握了。其实前天出差我顺便去了D公司面试,今天收到回应,我通过了。

陈心蕊:你要去北京?

徐旭东:不是我,是我们!

陈心蕊:我们要去北京?

徐旭东:(准备往蛋糕上插蜡烛)是啊。要插多少根?

陈心蕊:你没给我说过啊。

徐旭东:插多少根?(看到陈心蕊是懵的)我正在说啊。

陈心蕊:太突然了。

徐旭东:那就全部插完。(把蜡烛抖出来,一根一根插上去)你不想去?我以为你肯定会支持我。

陈心蕊:可我才准备和方颖一起.....

徐旭东:你如果是担心这个,我会给她说的。

陈心蕊:为什么要去北京,现在不好吗?

徐旭东:现在我整天出差,我们就和异地恋一样,我担心你一个人太孤单。

陈心蕊:那你可以换一个工作。

徐旭东:在这里有什么更好的工作机会?(看了一眼她很犹豫的表情)你舍不得?

陈心蕊:我不知道,我们一直在这里生活,突然要离开,我不知道。

徐旭东:我也很喜欢这里,可北京机会多,资源多,重要的是我们有了小孩的话,对孩子教育有好处。我们随时可以回来的。

陈心蕊:小孩?

徐旭东:是啊,我们可以要个孩子了,所以要为他考虑了,我想给他最优质的教育资源。

陈心蕊:房子怎么办?

徐旭东:我们可以在北京安一个小家。

徐旭东点好蜡烛,陈心蕊一直没回应。

徐旭东:还好我买到了最后一个,我让老板一定要多加奶油,他还记得你喜欢他家的巧克力,特地多放了几块。为了我们庆祝新生活,允许你许一个愿。

陈心蕊还是很犹豫,徐旭东示意让她许愿。

徐旭东走过去关灯,一下子暗了,只剩下蜡烛的光。

陈心蕊慢慢握起双手,闭上眼睛,在蜡烛前面许愿,然后吹灭蜡烛,画面变黑。

 




家 白天

徐旭东开门进来,陈心蕊有点诧异。

陈心蕊:这么早。

徐旭东:快过来。

陈心蕊坐在沙发上,徐旭东坐在地上,打开电脑,找到一个房子的照片。

徐旭东:你看这套房子怎么样,在东三环,双井,离国贸就一个站。这个窗户很大,朝北,可以看到国贸。户型是这样,比较开阔。

陈心蕊:我喜欢这个窗户,看得到风景。

徐旭东:你喜欢?那我马上联系这个房东,要是晚一分钟都可能会被抢,北京的房子要靠抢的。

徐旭东激动站起来,马上拨电话。

陈心蕊看了她一眼,然后扭头看窗户的方向,一排绿植在窗户下面。

 



方颖店铺 白天

陈心蕊从车的后备箱把绿植一盆一盆地搬进方颖的店铺,装修工人不耐烦地让路。

方颖走过来,陈心蕊手上还拿着最后一盆。

陈心蕊:这次是我放你鸽子了。

方颖:太多次了。

陈心蕊:对不起,是突然决定的。

方颖:什么时候走?

陈心蕊:明天。

方颖:我就不送你了,不想搞得像几年见不了似的。

陈心蕊:请记住我可爱的时候。

方颖:我不会怪你,因为我理解你,我也会这样做。而且这个小店我一个人也能搞定的,别以为我这几年就做家务去了,我当年也选修过经商的。

陈心蕊:那就等你好消息了。早上我转你了二十万,你查收一下。还有,我把跑步机寄到你家了,我舍不得丢。

方颖:我可不要你的精神赔偿费。

陈心蕊:你就当是借你的,要利息的。(抱着绿植)我把这个放进去咯。

方颖:(接过绿植)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它们的。

陈心蕊:那走了。

方颖:嗯。

陈心蕊往错误的方向走去,方颖看到了。

方颖:(指方向)是这边。

陈心蕊:哦。

方颖:没事吧你?

陈心蕊:其实我很没有把握。

方颖:(送她到车的位置)重新开始,是你教我的嘛。

陈心蕊上车了,方颖一致手抱着绿植,一只手给她挥手再见。

 



新家 白天

陈心蕊走到落地窗前面,拉开窗帘,屋子马上亮起来,房间和那个照片一样。

外面是蓝天,远处的国贸一清二楚。

陈心蕊:哇,CBD。

徐旭东:我们脚下的每一寸地都好珍贵。

 

陈心蕊走回屋子中间,堆了几个大大小小的箱子,两人一起收拾东西。

陈心蕊:(失落)果然没有跑步机的余地。

徐旭东:你再等我两年,一定换个大的。

陈心蕊:不是这个意思。

徐旭东:(摆放东西的时候,顺便对旁边的地规划)你看,这里我们可以买个落地灯,你之前看中的那个,刚好。(看到墙上的画,拿下来)这个画你肯定不喜欢,你自己选几幅比较好。那个饭桌,如果你想换成高脚桌,我明天就去找人。总之,你负责设计,我来落实。

陈心蕊:(把衣服塞进衣柜,衣柜已经没有空间了)根本放不下。

徐旭东:(走过去帮忙整理)没关系,暂时放在这,我们明天就去选一个衣柜,反正这个颜色也不好看。

陈心蕊:(突然有点愧疚)或者买那种挂衣服的架子,现在年轻人流行那种。

徐旭东:我们也是年轻人。

陈心蕊:你都像个大叔了。

 

陈心蕊:(还有两箱东西没收拾好,已经天黑了)今天能收拾完吗?

徐旭东:你休息吧,这些我来。

陈心蕊:你什么时候上班?

徐旭东:后天。

陈心蕊:这么急?家都没还收拾好,能请假吗?

徐旭东:你放心,明天我就把这里布置好。

陈心蕊:我还没找到工作。

徐旭东:你先适应一下环境嘛,慢慢找,我养得起。

陈心蕊:谁要你养了。

电话响了,陈心蕊看到短信,激动。

陈心蕊:我明天要去面试,我明天要去面试!

徐旭东:你明天安心去面试,等你回来就会看到这里已经焕然一新了。

陈心蕊松了一口气,开始期待明天。

 



电梯 白天

陈心蕊走进一座大楼,大厅的天花板很高,反而显得压抑。

她向电梯走去,人来来往往,拿着手机打电话的,和客户聊业务的,快步走过的。

她站在电梯前,电梯门开了,后面一个穿职业装的女人从她后面冲进去,撞了她一下。女人已经进去了,陈心蕊没反应过来。

女人:上不上?

陈心蕊赶紧走上前去,门正好要关,她进退两难,差点被门夹。

陈心蕊退后,门又开了,她只好再次走进去,女人不悦,拼命按关闭键。

 



公司 稍后

陈心蕊走进公司,往里面看到全部是格子工位,密密麻麻。

前台看到她,主动站起来,带着僵硬的笑容。

前台:您好。

陈心蕊:您好,我是来面试的。

前台:是面试什么?或者有什么短信,邮件,我可以看一下吗?

陈心蕊:(赶紧拿出手机)等一下。

 




办公室 稍后

陈心蕊走进办公室,马经理正在忙,抬头看了一眼,继续忙,陈心蕊站着。

陈心蕊:您好,我是....

马经理:最多五分钟,你也可以选择坐下。

陈心蕊:没关系。

马经理:对话没问题?

陈心蕊:啊?

马经理:客户对话?

陈心蕊:没问题。

马经理:懂不懂营销?

陈心蕊:看过几本书。

马经理:为什么想来我们公司?

陈心蕊:因为贵公司....

马经理:实话。

陈心蕊:离家近,工资高。

马经理:(笑)好,你回家等消息吧。

陈心蕊:我....

马经理:带上门。

陈心蕊还想说什么,看到马经理低头做事,只好走了出去。

陈心蕊经过办公室,只看见大家黑压压的头顶。

陈心蕊因为穿高跟鞋,差点摔了一跤,鞋子和地面发出巨大响声。

她紧张地看了一下大家,只看到黑压压的头顶。

 



家 傍晚

陈心蕊回家,家已经大变样。

落地灯,晾衣架,还有一些小装饰。

陈心蕊:你是怎么做到的?

徐旭东:其实我会变魔法。

陈心蕊慢慢打量这些摆设。

徐旭东:快换身衣服出门。

陈心蕊:去哪?

徐旭东:张子阳,知道我来北京,非要尽地主之谊。

陈心蕊:很急啊?

徐旭东:你有事?

陈心蕊:我还要补个妆。

徐旭东:就这样,很美了。

陈心蕊:穿什么?

徐旭东:就那个白色的。

 



东来顺 晚上

张子阳在点菜,徐旭东和陈心蕊来了。

张子阳:呀呀呀,我感受到了强大的气场。

两人落座。

张子阳:吃什么,你们看看。

徐旭东:不挑,你看就行。

张子阳:那美女看看?

陈心蕊:我懒得选了,你点什么吃什么。

张子阳快速点好,给了服务员。

张子阳:那我就按推荐点了,这么多人推荐的应该好吃。

徐旭东:嗯。

 

张子阳刚从外面接完电话回来,看到菜已经上齐。

张子阳:不是叫你们先动嘛,我的错我的错。

徐旭东:刚上的。

 

三人开吃。

张子阳:你终于还是来北京了啊。

徐旭东:是啊,现在我们都不是一个档次了。

张子阳:诶,我还是你的小弟。

两人哈哈大笑。

陈心蕊:什么小弟?

张子阳:他是我们的班长,我们都是小弟。

陈心蕊也笑了,徐旭东反而有点窘迫。

徐旭东:开玩笑的。

张子阳:一直叫班长来帮我打理公司,结果都没请得动。

徐旭东:我哪有那个能力。

张子阳:你当然有,你是样样秒杀我的。

徐旭东:别嘲笑我了。

张子阳:你看,你找了这么个大美女,我还孤身一人,这就已经秒杀了。

陈心蕊:我就当是夸我了啊。

徐旭东:那肯定是你品味太高了。

张子阳:那还真不是,我几乎没啥要求。

徐旭东:说没要求的才是最有要求的,说有要求的,最后那些条条框框反而被打破。

张子阳:喔,经验之谈啊。

陈心蕊:我看是你的心思不在这上面吧,你嘴上是想恋爱,可精力全部在工作上面啊,你半顿饭还没吃完,就接了三个电话,而且我保证不是关于女人的。

张子阳:哈哈,我也不好反驳了。

陈心蕊:没想到男人也喜欢口是心非啊。

 

快吃完了,张子阳打量了一下徐旭东和陈心蕊。

张子阳:好像都没吃尽兴?

徐旭东:没有,很有特色。

张子阳:看来不能完全相信别人的推荐,是我懒了一次。

陈心蕊:我也喜欢按推荐点,因为要我选的话太费时了,好累。但每个人喜好都不同,推荐也只是大概率,结果恰好我们都不习惯这个口味。这样,下次换个品种,我们请。

张子阳:那我就不推辞了,本来今天打算带你们逛逛,但....

徐旭东:有的是机会。

张子阳:你们住哪,我送你们。

徐旭东:你先忙,我们自己回。

张子阳:好,保持联系。

徐旭东:嗯。

陈心蕊:拜拜。

张子阳和徐旭东走出东来顺,陈心蕊跟在后面。

 



床 晚上

徐旭东上床,陈心蕊还没睡着。

徐旭东:还不睡?

陈心蕊:拉窗帘,你又忘了。

徐旭东:(从床上起来,走过去拉窗帘)sorry。

徐旭东在窗前站了一阵。

陈心蕊:你干嘛?

徐旭东:全是灯,那些办公楼全是灯。

陈心蕊:什么?

徐旭东:没什么。

徐旭东拉好窗帘,回到床上。

陈心蕊:你怎么不问我的面试?

徐旭东:怎么样?

陈心蕊:你好像一点也不关心。不怎么样,可能需要重新找,但我真的不想知道我想做什么。

徐旭东:我当然关心啊,只是今天太忙了。

陈心蕊:你怎么这么快就把家收拾好了,还换了家具。

徐旭东:画还没买,不知道你喜欢哪种,你明天选几幅吧。

陈心蕊亲他,引诱他,徐旭东没有想继续的趋势。

徐旭东:我明天要早起。

陈心蕊失望地转过去,徐旭东抱住她睡了,陈心蕊还睁着眼睛。  

 



家 下午

陈心蕊在切菜,嘴上哼着歌,被敲门声打断。

陈心蕊放下刀,洗手,慢慢擦干,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笑着开门,结果是快递。

快递:陈心蕊是吧?

陈心蕊:哦,谢谢。

快递:还以为不会有人呢,这么早下班啊?

陈心蕊:(签好字,勉强笑)嗯。

 

陈心蕊打开快递,是几个精致的杯子。

她把杯子摆好后,拿起手机,打给徐旭东,被提示用户正忙。

陈心蕊把手机放下,继续切菜。

 

电话响了,陈心蕊从沙发站起来接电话,慢慢往饭桌走过去。

陈心蕊:什么时候回来?

徐旭东:还在开会,估计要晚点,你自己出去吃饭吧。

陈心蕊:哦。

背景是做好的饭菜,陈心蕊把电话放在一边,一个人吃饭。

 



家 傍晚

陈心蕊整理沙发,把每个角都弄得很规整,然后整理床,整理衣服,把房间收拾了一个遍,但其实根本不需要收拾。

陈心蕊看到自己的灰色运动装,发呆了几秒。

 



户外 晚上

雾霾的缘故,能见度很低。

陈心蕊穿着灰色运动装跑步,前后也有好几个人在跑步。

陈心蕊看到从后面经过的人戴着口罩跑步,接着又看到几个戴口罩跑步的人。

陈心蕊的额头已经有汗水,她慢慢停下来,变成走路。

两个戴口罩的人走过,陈心蕊看着这空气,突然觉得嗓子不舒服,清了两下嗓子,然后往家的方向走去。

 



小区附近 晚上

陈心蕊经过一张健身房的海报,抬头,透过二楼玻璃窗能看到里面运动的人,珊妮正在跑步机上挥洒汗水。

陈心蕊往回走,走进大楼的大厅,按电梯准备上楼。

 



健身房前台 晚上

陈心蕊和健身房主管谈话,两人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茶几上有水果和茶。

主管拿着一张宣传单在向陈心蕊解释价格,珊妮经过,往换衣间走去。

陈心蕊:那我先办一张年卡吧。

主管:(开心站起来)好的,(拿出一张表)您先填一下表,我帮您准备一下会员卡。

 

主管:(递卡)好了,您可以随时来。

陈心蕊:好,谢谢。

陈心蕊准备走,后面珊妮也从换衣间出来了,她已经换了便装,还补了妆,很有气质。

 



电梯 稍后

陈心蕊在等电梯,珊妮走过来,电梯一直在二十几楼停留。

珊妮:可以走楼梯。

陈心蕊看了周围,才确定是在和她讲话。

珊妮:这个电梯永远超载,楼梯比较方便。

陈心蕊:超载?

珊妮推开楼道的门,陈心蕊跟进来。

珊妮:是啊,你知道这栋楼上面有多少人嘛?三千。

陈心蕊诧异。

珊妮:就这么一栋三十层的楼,人人都想进来,人人都坐电梯,明知道超载了,也没人愿意下来,所以永远不要期待这个电梯。

两人已经下完楼梯,走到大厅,他们经过电梯,电梯还在二十楼,超载两个字亮了红灯。

珊妮:(准备往左走)你走哪边?

陈心蕊:我也是这边。

 



小区 稍后

珊妮:你也住这儿?

陈心蕊:嗯。

珊妮:那有空一起去健身房,加个微信?

陈心蕊拿出手机,两人很快加完。

珊妮:(快走到2号楼了)我就住前面那栋。

陈心蕊:(指三号)我就在旁边。

珊妮准备走的时候,徐旭东从后面出现,手上提着一大袋子。

陈心蕊:才下班啊 ?

徐旭东:去跑步了?

珊妮:你好。

徐旭东:(这才看到珊妮,有点惊喜的感觉)你好。

陈心蕊:(看到徐旭东眼神还在珊妮身上)这是珊妮,(看了一眼珊妮,又看了一眼徐旭东)这是我老公徐旭东。

珊妮:哇,你这么年轻都结婚了?

陈心蕊:没那么年轻。

徐旭东:(对珊妮)我们是第一次见吧?如果我见过美女应该会记得。

珊妮:我们刚刚在健身房认识,结果发现是邻居。

徐旭东:还好没记错。我们才搬过来。

陈心蕊:那有空健身房见。

珊妮:好,拜拜。

徐旭东:拜拜。

陈心蕊看到徐旭东和珊妮对视,互相笑,有点不悦。

陈心蕊:很好看哦?

徐旭东:你是很好看。

陈心蕊:你刚刚可没有在看我。

徐旭东:(拉她回家)谁说的。

 



家 稍后

陈心蕊开门,脱鞋,走向沙发坐下,脸色不好。

陈心蕊:我看到你一直在看她。

徐旭东:(提着袋子走进来,慢慢打开袋子)说话当然看着对方啊,我是向你的朋友表示尊重而已。

陈心蕊:借口。

徐旭东:(拿出袋子里的几盆绿植)因为快关门了,我就随便选了几盆。

陈心蕊:(惊喜,但克制住)怎么没有蔷薇...

徐旭东:(找地方摆绿植)下次一起去买,老板本来门都关了,我求他才开门的。

陈心蕊有点感动,站起来走过去一起摆。徐旭东把一盆放在电视柜上。

陈心蕊:(拿起来)哎,不要,放这里不好看,(走到床头柜上试摆)放这吧,这里更好。

徐旭东把剩下的一一递给陈心蕊,陈心蕊像个设计师一样,找地方摆。

陈心蕊:你怎么第一天上班就这么晚啊?

徐旭东:开会嘛,有什么办法。

陈心蕊:我还没收到回复,看了一天其他的,也没投出去一个,我终于知道什么叫高不成低不就了。

徐旭东:才一天,没回复很正常。你就该休息休息,正好实施我们的计划。

陈心蕊:什么计划?

徐旭东:造人计划。

陈心蕊害羞推挠,徐旭东抱起陈心蕊。

 



身房 傍晚

陈心蕊和珊妮从换衣间出来,通过落地窗能看见夕阳,能见度很高。

珊妮从包包翻出口罩戴上。

陈心蕊:不是没有雾霾吗?

珊妮:每天都有雾霾,只是今天没那么严重。

陈心蕊有点懵。

珊妮:其实我也是凭心情的,有时候觉得无所谓,有时候又觉得需要这个心理安慰。

陈心蕊:嗯,只能是心理安慰。

珊妮:你是做什么的啊?怎么有空来健身。

陈心蕊:(诧异)什么意思?工作和健身有关系?

珊妮:你看看健身房那么多人办卡,每天来的人有几个?有些人是因为懒,但更多人是因为忙。

陈心蕊:忙也应该健身啊。

珊妮:有些事身不由己。我觉得自己挺幸运,健身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陈心蕊:你是?

珊妮:我是模特,要保持体型,你呢?

陈心蕊:我...还没工作。

珊妮:没关系,北京的工作机会一大把。

 



家 晚

陈心蕊给绿植浇水,走到窗边的那盆绿植的时候,注意到窗外很朦胧,看不清CBD。

电话响了,陈心蕊走过去接。

很明显是个好消息,她看着窗外激动地笑。

 



家 稍后

陈心蕊在准备明天要穿的衣服,床上摆了两三套,徐旭东刚好下班回家。

陈心蕊:怎么又这么晚?

徐旭东:(很疲惫,有气无力)嗯。

陈心蕊:我明天要去上班了。

徐旭东:你不是说不可能通过?

陈心蕊:有些事往往就是这么出人意料。

徐旭东脱外套,然后往洗手间走。

陈心蕊:你说我穿哪套?

徐旭东:随便。

陈心蕊:你说一个。

徐旭东:第一套。

陈心蕊:(指左边和右边的)你是说这个还是这个啊?

徐旭东已经关门,陈心蕊失望。

门很快开了,陈心蕊赶紧举起两套衣服给他看。

陈心蕊:到底哪个?

徐旭东:怎么还没买牙膏,不是提醒你了。

陈心蕊:sorry。

徐旭东再次关门,陈心蕊放下两套衣服,坐在床边。

陈心蕊听着洗澡声,忽然站起来,套上外套冲出门。

 



便利店 晚上

陈心蕊走进便利店,选牙膏,看了好几个牌子,终于选了一个。

陈心蕊给店员扫付款码的时候,徐旭东来电,陈心蕊赶紧挂掉,继续付款。

 



家 稍后

陈心蕊进屋,徐旭东焦急又生气。

徐旭东:你去哪了?

陈心蕊没说话,把牙膏递给他。

徐旭东诧异又愧疚。

 



床 早上

陈心蕊突然醒了,看到窗帘还拉着,房间充满厨房的黄色灯光,徐旭东在做早餐。

徐旭东:本来想五分钟之后叫你的。

陈心蕊:(看了一眼时间,拿着手机走近他)这个场面好难得,我必须拍下来。

徐旭东:要我摆个pose吗?

陈心蕊:那就太刻意了。

徐旭东:你先去洗漱,马上就好,我等会要先走。

陈心蕊主动亲徐旭东,有引诱他的意思,徐旭东准备推辞,陈心蕊马上收手。

陈心蕊:我还没刷牙。

她说完就快步走向洗手间。

 



办公室 中午

办公室一片黑压压的头,陈心蕊旁边的阿秋碰了碰她,陈心蕊抬头。

阿秋:你中午吃什么?

陈心蕊:不知道。

阿秋:我要去便利店买饭,一起吗?

陈心蕊:ok。




公司楼下 稍后

陈心蕊和阿秋走在路上,阿秋走得比较快。

阿秋:稍微走快一点点,等会咖喱鸡肉饭卖完了。

陈心蕊稍微跟上她的脚步。

阿秋:这里太多公司,便利店的饭很抢手的,尤其是咖喱鸡,晚一点就没了。

陈心蕊:(走得比她还快)那快点,还有多远?

 



便利店 稍后

商品架上还有最后一盒咖喱鸡肉饭,两人露出笑容,阿秋伸手拿的同时,另外一个男人也拿。男人和阿秋对视,都没有放手。

阿秋:(卖萌)我好久没吃到咖喱鸡饭了。

男人:(生硬)是我先拿到的。

男人说话的同时稍微用力,饭被他抢走,他走去结账了,陈心蕊和阿秋仇视男人。

陈心蕊:算了,我请你喝饮料。

阿秋:我一天当中唯一的期待就是它了。

陈心蕊:明天我们早点来。

阿秋无奈。

 



便利店外 稍后

两人坐在室外吃便当,背景几个桌子也有好多。

那个男人一个人坐着吃,几下吃完就走了。

陈心蕊:这种人就该单身一辈子。

阿秋:那要单身的人太多了,这里谁不是只为自己的利益。

陈心蕊:一份饭而已,何必那么小气。

阿秋:别说一份饭,就是一口水也要争。你看看北京有多少万人,这么一点土地这多人,你不争的话就什么也没有,那就不是小气了。

陈心蕊有点无语。

阿秋:你是才来北京吗?

陈心蕊点头。

阿秋:我一直想离开这里,以前总以为很简单,在北京能活下去,那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了,结果真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已经离不开了。

陈心蕊:为什么?

阿秋:有些东西已经融入进去了。

陈心蕊不太理解,继续吃饭。

 



办公室 下午

陈心蕊听到拆快递的声音,往旁边看了一眼。

阿秋打开快递,里面全是零食,陈心蕊诧异,阿秋递给陈心蕊几包小零食。

陈心蕊:我很少吃零食,除了蛋糕。

阿秋:(放她桌上)万一哪天你想吃了。

陈心蕊:你干嘛买这么多啊?

阿秋:工作需要。

陈心蕊疑惑地看着阿秋。

 



家 晚上

陈心蕊和方颖视频,徐旭东在面对电脑,认真工作。

陈心蕊:下个月?这么快。

方颖:是我催得太急,天天他们守着做。主要是我太闲了,找不到事做。

陈心蕊:那是好事,你就应该这样,彻底转移注意力。

方颖:(旁边的装修师傅过来找她,他们低语几句)我要过去看一下,下次再聊。

陈心蕊:好。

陈心蕊挂了视频,看着徐旭东。

陈心蕊:你在干嘛?十二点了。

徐旭东:你先睡吧,我还有一点。

陈心蕊:方颖的店下个月就可以运营了,好快。

徐旭东:我听到的。

陈心蕊:(松了一口气)好像一切都走上正轨了。

徐旭东:看来工作很适应?

陈心蕊:没什么难得倒我。

徐旭东:那就行,你快睡。

陈心蕊:(摆了一个撩人姿势)一起睡。

徐旭东头也没抬,陈心蕊哼哼两声,他才抬头。

徐旭东:我要赶紧弄好给客户发过去,马上。

陈心蕊:现在,现在。

徐旭东:二十分钟。

陈心蕊:太久了,我都睡着了。

徐旭东没有回应,陈心蕊撒娇未果,忧郁睡下。

 

徐旭东上床,陈心蕊还在生气。

徐旭东亲她,陈心蕊转过去了。

徐旭东继续示好,陈心蕊态度慢慢改变,两人亲热。

 



会议室 晚上

会议室比较大,人很多,马经理在中间位置。

马经理:那等会我把这个发给大家,你们回去都看一下。(看表)现在休息十分钟,等会再说。

全部人松了一口气,有的直接趴在桌上。

同事A:啊,好饿。

同事B:好想吃宵夜。

同事C:开完会就快明天了,放弃这个念头吧。

阿秋拿了零食进来,大家一窝蜂围过去。

同事A:天使。

同事B:女神。

阿秋递给陈心蕊的时候,陈心蕊会意地笑了。

陈心蕊:明智啊。

 



家 晚上

徐旭东在家加班,陈心蕊回来,直接趴在床上。

徐旭东:最近怎么比我还晚了?

陈心蕊:那个领导的嘴巴像机关枪,说不完的话。你帮我看看,我的头。

徐旭东:怎么了?

陈心蕊:是不是有紧箍咒,怎么一直听到有人念经。

徐旭东:(笑)快起来洗漱再睡。

陈心蕊:被黏住了。

徐旭东把她抱起来,陈心蕊挣脱不了。

徐旭东把她抱到洗手间门口,放她下来,陈心蕊有气无力地拿起牙刷。

 



办公室 晚上

办公室还有一些人在埋头苦干,陈心蕊收拾东西,拿了包站起来,马经理出现。

马经理:爱荷华苏薇公司那个是你联系的吗?

陈心蕊:嗯。

马经理:你把这个全部校对一下,然后整理发给他们。

陈心蕊:现在?

马经理:随你安排,在他们中午之前。

陈心蕊:他们中午,那不就是今天晚上?

马经理已经走远。

 



家 深夜

陈心蕊:(有气无力地敲厕所门)还有多久啊?

徐旭东:(很快出来)我刚进去。

陈心蕊冲进去,啪地一声关门。

徐旭东一脸无奈。

 

陈心蕊洗澡出来,徐旭东已经调好灯光,还放了音乐。

徐旭东满脸期待,陈心蕊面无表情。

徐旭东走进陈心蕊,陈心蕊有点不耐烦,忽略他,直接走向床。

徐旭东也理解了,生气把音乐和灯关掉,房间突然变得安静又黑暗。

 



家附近 晚上

陈心蕊回家,一边走路,一边活动肩膀。

她碰到珊妮,珊妮化了妆,穿得很有女人味。

珊妮:心蕊,怎么最近都没来健身房啊?

陈心蕊:工作太忙了。

珊妮:不是说再忙都要健身吗?

陈心蕊:哎,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珊妮:你脸色太差了,要注意劳逸结合啊。

陈心蕊:过段时间吧,我先适应适应。

珊妮:(看到前面有什么人,笑了一下)我朋友来了,我先走了。

陈心蕊疲惫走路,珊妮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很有力。

陈心蕊回头,看到珊妮和一个男人在打招呼。

 



家 晚上

陈心蕊手机响了,看到方颖发来几张照片。

那些绿植被放在橱窗下面,方颖说:店铺正式运营。

陈心蕊回复:恭喜恭喜,生意兴隆。

陈心蕊:(把照片给徐旭东看)你看,方颖的店。

徐旭东:(手机挡住了电脑,他下意识拨开手机,盯着屏幕)等会等会。

陈心蕊的手被打了,有点生气。她看到徐旭东丝毫没有察觉,更加生气。

徐旭东:(许久转过头来)哪里,我看看。

陈心蕊:删了已经。

徐旭东:怎么了?

陈心蕊:(站起来走向床)没怎么。

徐旭东:我错了。

陈心蕊:你哪错了?

徐旭东:都是我的错。

陈心蕊:你都不知道你为什么错了,认错有意义吗?

陈心蕊往一边侧过身去,徐旭东安慰她。

 



家 晚上

陈心蕊回家,徐旭东又在茶几上加班,两人都没说话。

陈心蕊放包进屋,踢到地上的绿植,蹲下把绿植扶起来,绿植的枯叶掉在地上,她注意到绿植已经严重缺水。

她快步走来走去,检查其他几盆绿植,全部缺水,徐旭东抬头莫名其妙看着她。

陈心蕊:你怎么都不浇水?

徐旭东:我没注意。

陈心蕊:其他几盆就算了,你面前这个呢,你看不到吗?

徐旭东:你不是也没浇吗?

陈心蕊:我天天加班那么晚才回来,哪里记得?

徐旭东:我不是也在加班,本来应该在公司加班,我回家都是为了多陪陪你。

陈心蕊:(有了一丝欣慰)你是为了陪我吗?跟你说十句话你也只有一个嗯字。

徐旭东:我只有一个脑子,不能一边说话一边工作啊。

陈心蕊:那就别说是为了陪我!

徐旭东:那以后我就天天半夜回家,你满意吗?

陈心蕊:(语气慢下来)以前你总是出差,现在我们虽然天天见面,但我感觉我们比以前疏远了很多,你明明就在我面前,可是我根本感受不到。

徐旭东:你知道我也不想啊,可是工作,没办法。

陈心蕊:工作忙我能理解,但是你对我根本不上心了,这是两码事。

徐旭东:我当然上心,我努力工作不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吗?为了我们的家庭,为了给孩子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

陈心蕊:孩子,这样下去怎么可能有孩子。

徐旭东:是我不好,我工作的时候不能分心。好,那以后我们都注意,多关心关心家事,而且要重视一下造人计划。

陈心蕊:嗯。

徐旭东:不过....(陈心蕊警惕地望着他,他放低声音)我今天要把那个方案做完....

陈心蕊丢了一个抱枕给他,他主动去拿浇水壶给花浇水。

两人打闹,徐旭东抱住她,说:今晚就实施。

陈心蕊:不行,要有计划的。

 



家 深夜

两人坐在地上,茶几上有一张手写的计划表,包括健身抽烟饮食之类的。

陈心蕊:这几条我都相信你,但是健身,还有加班这个我是严重怀疑。

徐旭东:一个星期四次?要加班怎么办?

陈心蕊:必须锻炼好身体。

徐旭东:(无奈)四次太多了,两次吧。

陈心蕊:那三次,再少就没效果了。

陈心蕊改了之后,把计划表贴在墙上,很满意地看着。

徐旭东电话响了。

陈心蕊:谁这么晚还找你?

徐旭东:(看了信息)周末有时间吗?张子阳一直约我吃饭,推了好久了。

陈心蕊:(指了指计划表)反正不能违背这个。

 



办公室 晚上

陈心蕊专注工作,阿秋泡了一杯咖啡回到座位,看到陈心蕊在认真工作。

阿秋:(给她吃的)吃点东西再做吧。

陈心蕊:来不及了,我要赶紧做完。

阿秋:怎么跟打仗似的。

 



咖啡馆 晚上

徐旭东走进咖啡馆,老板娘短发,熟女气质。

徐旭东:请问你们营业到几点?

老板娘:2点。(徐旭东在看菜单)请问是第一次来吗?

徐旭东:嗯,以前没注意到这里还有一家咖啡馆。

老板娘:要推荐吗?

徐旭东:就美式咖啡吧。

老板娘:好,38,谢谢。

 



健身房 晚上

健身房没几个人,陈心蕊在跑步,用耳机和徐旭东通话。

陈心蕊:很晚是多晚?

陈心蕊:不行,再晚也得来,一周至少三次,不是说好了?

陈心蕊:你每次都说下次。

陈心蕊:我也是为了我们的计划。

陈心蕊:我不想听这些借口。

珊妮出现在旁边,陈心蕊赶紧挂了电话。

珊妮:你终于来了。

陈心蕊:这几天我都有来,没看到你啊。

珊妮:我前几天去巴黎拍片子了,你工作不忙了?

陈心蕊:我必须锻炼好身体。

珊妮:必须?(突然猜到什么)锻炼身体不应该是为了别人吧。

陈心蕊:上次那个是你男朋友吗?

珊妮:(大笑了好一会,陈心蕊不解)我都单身好几年了。

陈心蕊:不像啊。

珊妮:找一个合适的人太难了,单身比较简单。

陈心蕊:你这么优秀,不谈恋爱恐怕比单身更难吧。

珊妮:前几天在巴黎,我爱上了一个法国人,他叫我去法国。

陈心蕊:那不是很好吗?你不喜欢?

珊妮: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男人去法国。

陈心蕊:那让他来中国?

珊妮:我为什么要让他来中国?

陈心蕊:不是相爱吗?相爱不是应该在一起?

珊妮:是相爱,但不能为了爱改变自己。

陈心蕊:只是去对方的国家,不算是改变吧?

珊妮:换一个国家意味着换一种生活态度,甚至换一种价值观,可能你以为不会改变,但是太多改变都是潜移默化的,只有变得面目全非的时候你才能意识到。

陈心蕊:那你们?

珊妮:分手了,其实根本没在一起过,只能说互相接近了,那是不自知的,就像互相远离一样。

陈心蕊盯着珊妮。

 



咖啡馆门前 晚上

珊妮和陈心蕊即将路过咖啡馆,徐旭东坐在靠窗的位置,老板娘和徐旭东在热情谈话。

珊妮:(看到陈心蕊没说话,停下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陈心蕊:哪里?

珊妮:跟我走。

珊妮拉着丧气的陈心蕊走了,背景是徐旭东和老板娘的谈话。

 



咖啡馆 同时

徐旭东的桌前有电脑,资料,咖啡,还多了一盘曲奇。

老板娘:没关系,这是我正在开发的新品,正好请你帮我试试。

徐旭东:其实我不太吃甜的。

老板娘:(眼睛带笑)这个曲奇是看起来很甜,吃起来一点都不腻,我保证你吃过这个之后就会爱上曲奇。

徐旭东:说得我一定要试试,谢谢。

老板娘:不用那么客气。

 



小酒馆 稍后

珊妮走进小酒馆,陈心蕊在门口停住了。

珊妮:进来啊。

陈心蕊:我不会喝酒。

珊妮:(先拉她进去坐下)你肯定是对酒有偏见,有害身心?酗酒?(陈心蕊没说话)你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喝酒吗?(整个小酒馆虚无空座)只有喝酒之后,才能有那么一点点借口伪装,而伪装却是为了做回自己,哈哈。

陈心蕊:可...

珊妮:今晚就听我的,如果你不喜欢,下次我绝对不勉强你。

 



咖啡馆 稍后

徐旭东收拾东西准备走,老板娘看着他,他们对视。

徐旭东注意到还剩几个蛋糕,凑过去选了一个。

徐旭东:帮我拿个这个打包。

老板娘:不是不吃甜的?

徐旭东:很好吃。

老板娘:那你以后来都送曲奇。

徐旭东:那怎么可以,我买。

老板娘:不是白送,这是营销手段,为了套牢顾客。

两人暧昧对视。

 



家 晚上

陈心蕊回家,微醺,很开心的样子,进门看到徐旭东在浇花。

陈心蕊:我早上才浇过,你是在作秀吗?

徐旭东:我怎么知道?

陈心蕊:早上不是让你帮忙接水的吗?

徐旭东:哦。

徐旭东看到陈心蕊的状态不太对,闻到酒味。

徐旭东:你喝酒了?

陈心蕊:nonono,是果啤。

徐旭东:不是叫我烟酒不沾吗,你从来不喝酒,怎么还喝酒了?

陈心蕊:你说我以前为什么不喝呢?就因为大家都说酒不是好东西吗?

徐旭东不理解,有些生气,陈心蕊看到茶几上有个小蛋糕。

陈心蕊:咦?这怎么看着像蛋糕?

徐旭东:给你买的。

陈心蕊:(拿起蛋糕)这是假的吗?怎么看着像假的?

徐旭东:你是喝了多少啊?

陈心蕊:就三瓶,一瓶没感觉,两瓶不到位,三瓶刚刚好。

徐旭东:这个计划不是你提出来的吗?

陈心蕊:(说话的时候不小心把蛋糕掉在了地上)所以你执行了吗?你就第一天去了一次健身房,之后还去过吗?所以你每天更早回家了吗?你根本没当回事!

徐旭东:我已经尽力了啊,我是一个人,哪来那么多精力。我已经尽力了。




 晚上

两个人背对着,睡在床两边的边沿,都没有睡着。

桌边散落在地上的蛋糕还没收拾。

 



家 早上

陈心蕊起来,发现徐旭东已经走了。

地上的蛋糕被收拾干净了,桌上有买好的早餐,便利贴上写着周六带你去逛北京。

 



家 早上

陈心蕊在化妆,徐旭东在一边等。

徐旭东:够美了。

陈心蕊:马上马上,你说我要穿这套吗?还是那个黑色的?

徐旭东:就这个。

陈心蕊:感觉这个袖子怪怪的,我还是换那个吧。再等我两分钟。

陈心蕊换衣服,徐旭东电话响了,拿起电话,犹豫了一阵才接。

徐旭东:喂,邓总....

徐旭东走出去打电话。

陈心蕊已经换好衣服,表情失落,等徐旭东回来。

徐旭东:(进门)我....

陈心蕊:请假吧。

徐旭东:没办法请。

陈心蕊:公司那么多人,就缺你一个吗?

徐旭东:你是说我可有可无吗?

陈心蕊:(沉默一阵,换了语气)来北京这么久了,连天安门你都没带我去过,什刹海,北海公园这些都是在百度看图片,三里屯还是因为公司聚餐我才去过一次。

徐旭东:我是在工作,不是没事。

陈心蕊:我就没工作吗?但工作是为了什么?工作是为了更好地生活,但是你把目的和手段颠倒了。

徐旭东:你要是不喜欢你的工作可以辞掉。

陈心蕊:重点不是这个。

徐旭东:故宫天安门又不会跑,我们随时都可以去。

陈心蕊:(失望)今天去吧,我们不是说好的?

徐旭东无奈,带上外套出门了,陈心蕊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沙发 稍后

陈心蕊手机亮了,赶紧拿起来看。

珊妮:我在台北。

陈心蕊失望。

 



天安门 白天

陈心蕊在安检队伍中间,人推着她走。

她看起来毫不起眼,和每个人一样,没有本质差别,所有人衣服的颜色黑白灰。

 



蔬菜店 下午

方颖的蔬菜生意忙不过来,一堆配送员在打包。

陈心蕊来电,方颖手机不在身上。

 



什刹海 下午

陈心蕊坐着观光车穿过胡同,车上的人都在拍照,她旁边坐着一个妈妈和小孩。

小孩:妈妈,爸爸怎么不来?

妈妈:爸爸去广州出差了。

小孩:出差是什么意思啊?

妈妈:就是去工作了。

小孩:爸爸喜欢工作不喜欢我吗?

陈心蕊:师傅停车,我想下车。

师傅:别人都是在什刹海路口下。

陈心蕊:我要下车。

师傅停车,陈心蕊下来,被夹在一个狭小的胡同里。

 



胡同 傍晚

陈心蕊一个人在胡同里走,电话响了。

方颖:我才看到,一直在忙着打包。

陈心蕊:生意这么好啊?

方颖:还行,忙点就没时间乱想。(听到没回应,继续)你怎么样?

陈心蕊:我想回来。

方颖:怎么了,怎么回事?

 



办公楼楼下 傍晚

徐旭东从公司出来,活动了几下头,手机响,张子阳来电。

 



家 晚上

徐旭东回家,发现没人,打给陈心蕊,没人接,徐旭东出门。

 



餐厅 晚上

徐旭东和张子阳见面,张子阳穿得很随便,徐旭东还穿着白衬衫。

张子阳:怎么你一个人来?

徐旭东:她有点事。

张子阳:那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喝几杯?

徐旭东:我戒了。

张子阳:少喝点,我不劝。

 

张子阳:我先干了,你随意。

徐旭东喝了一口。

张子阳:你那个工作怎么成天加班?见你一面和国家领导似的,要提前几个月约。

徐旭东:我怎么能比你忙。

张子阳:我一点都不忙。

徐旭东:你有人帮你做事,我是帮别人做事。

张子阳:我让你来帮我,你都不来,别人更不会帮。

徐旭东:我什么都不会。

张子阳:如果你很满意你现在的工作,我也不想勉强你,但我起码能给你更好的待遇,也不会拼命压榨劳动力。

徐旭东: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张子阳:我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不愿意来,你不用想得太多,我纯粹是请你来帮我,不会对老同学摆架子的。

徐旭东:我没有。

张子阳:你想得到什么,不管用什么方法,你一定要得到,这是这里的生存法则。

徐旭东:这是野兽法则吧。

张子阳干了一杯,徐旭东也喝了一口,准备放下,突然又拿起来,一饮而尽。

 



咖啡馆 晚上

徐旭东进去,老板娘热情笑。

老板娘:每种你都吃过了,你觉得那种最好吃。

徐旭东:随便指了一个。

老板娘:黑咖啡?你果然还是不喜欢太甜的。那我给你拿这个?

徐旭东点头,手机响,方颖发来短信,很长一段话,说陈心蕊压力很大,要多关心之类的。

老板娘:好了。

徐旭东删掉短信。

 



家 稍后

徐旭东回家,陈心蕊正在收拾行李,快步走过去。

徐旭东:(制止)你在干嘛?

陈心蕊:收拾。

徐旭东:收拾干什么?

陈心蕊:你管。

徐旭东:你要去哪?

陈心蕊:(大声)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徐旭东:你为什么突然这样?

陈心蕊:突然,你以为是突然,你以为是因为你今天没有陪我去天安门?不是,是每一件小事堆积在一起,才会造成这种结果。

徐旭东:清醒一点好不好,我们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我们很快就可以得到北京户口,然后就是孩子在北京受教育的权利。而且我公司马上上市了,我很快就会升职。

陈心蕊: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你的工作?因为你的工作毁了我们的生活!

徐旭东:我不是为了自己,我是为了我们的未来。你不是嫌弃这个家连跑步机都摆不下吗?我不是正在努力,为了给你提供一个更好的环境吗?

陈心蕊:怪我咯?那我说我不要呢?我什么都不要,你还是会这样!

陈心蕊准备关上行李箱,徐旭东制止,结果手被夹到了。

陈心蕊关心他的手,两人冷静下来。

徐旭东:是你还没习惯北京,是你还没抛弃这些负面情绪。是不是造人计划给你的压力太大了?还是你工作太累了?

陈心蕊:(关心他的手)痛吗?

徐旭东:为了孩子,为了以后的生活,我们再努力努力。

陈心蕊:你根本做不到,你还是会每天全身心在你那毫无意义的工作上!

徐旭东:(有点生气,极力忍住)其实,我还有别的选择,张子阳想让我去他的公司。

陈心蕊:你不是不太喜欢他吗?

徐旭东:如果你想,我可以去。

陈心蕊:(感动)我不想。

 



家 早上

陈心蕊起来看到蛋糕,已经好几个堆在一起了。

陈心蕊:怎么这么多了?

徐旭东:我每天都买了一个,你怎么不吃?

陈心蕊:我都没看到。你追我的时候都没这么贴心过。

徐旭东:所以我在弥补。

陈心蕊打开蛋糕,有已经变质的了,皱着眉头,徐旭东赶紧收拾进垃圾桶。

 



健身房 晚上

陈心蕊和珊妮健身完,一起走出来。

珊妮:我昨天五点才睡觉,等会又要夜拍,感觉随时都会睡着。

陈心蕊:(突然看到咖啡馆)这里有家咖啡馆,请你喝咖啡。

 



咖啡馆 稍后

陈心蕊走进咖啡馆,看到标志觉得好熟悉,终于想起了和蛋糕的标志一样。

她下意识地看了周围一圈,没什么异样。

陈心蕊和老板娘对视,老板娘笑得很自然。

陈心蕊:你要喝什么?

珊妮准备点单。

 



咖啡馆外面 稍后

陈心蕊和珊妮端着咖啡走出来,珊妮和她分别。

陈心蕊在咖啡馆附近停留,看到徐旭东提着电脑包走进咖啡馆,老板娘热情迎接,有说有笑。

 



家 晚上

陈心蕊打给徐旭东,没接。

 

徐旭东回家,陈心蕊表情很奇怪。

徐旭东:我今天回来得够早吧?

陈心蕊:十点也算早?

徐旭东:(看形势不太对,一直笑)这就等不及了?

陈心蕊没说话,看到徐旭东手里的蛋糕,脸色更不好了。

徐旭东:我先去洗漱。

 

徐旭东洗漱完,靠近陈心蕊,陈心蕊脑子里只有蛋糕的事。

徐旭东准备亲陈心蕊,陈心蕊制止。

陈心蕊:你怎么现在都不在家工作了?

徐旭东:不是你说不喜欢看到我把工作带回家吗?

陈心蕊:那你在哪加班?

徐旭东:公司啊。

陈心蕊:哦。

徐旭东:什么意思?

陈心蕊:没什么。

陈心蕊躺下,徐旭东也很无语。

 



家 早上

徐旭东看到垃圾桶有昨晚买的蛋糕。

徐旭东:你怎么扔了?

陈心蕊:我不爱吃蛋糕,恶心。

陈心蕊说完就出门了。

 



咖啡馆 晚上

最后两个顾客出去了,咖啡馆只剩下老板娘和徐旭东。

老板娘走过去,徐旭东对着电脑发呆。

老板娘:一点了。

徐旭东:(回过神)哦,要关门了?

老板娘:你好像一直在发呆。

徐旭东:我也控制不住。

老板娘:既然没心情做,不如不要做,早点回去休息吧。

徐旭东:有时候真的不想回家,尤其是现在。

老板娘:那你想去哪?我可以陪你。

徐旭东转头,两人对视,老板娘眼睛带笑。

 



家 同时

陈心蕊打电话给徐旭东,关机。

方颖来电,陈心蕊接。

方颖:他找我了...

陈心蕊:谁?

方颖:我老公。

陈心蕊:前夫?那个贱人?

方颖:我一直没把他当前夫。

陈心蕊:不是已经忘记他了吗?你做了这么多事,不都是为了开始新的生活?

方颖:如果新生活也不快乐,我宁愿继续旧的生活。

陈心蕊:求求你不要再和他联系了,不要让他破坏你的现在。

方颖:可是我讨厌我的现在,我根本不快乐。开店挣钱,结果每天晚上孤独到死去活来,好像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有什么意义呢?

陈心蕊:(快哭了,为方颖,更是为了自己)你们就算再在一起也是重蹈覆辙。

方颖:如果我愿意呢?

陈心蕊哭了出来。

方颖:你怎么了?




家 凌晨

陈心蕊翻来覆去睡不着,明显是哭过,黑眼圈也很重。

手机突然亮了一下,陈心蕊神经被触动,赶紧拿起手机看,结果是因为没电关机,已经五点了。

 

徐旭东回家,一副疲惫的样子,准备洗澡。

陈心蕊:你去哪了?

徐旭东:公司。

陈心蕊:真的吗?

徐旭东:你不相信为什么要问。

陈心蕊:怎么今天没蛋糕了?

徐旭东:是你说不要的!

陈心蕊:我只是不想你以后出轨的原因是因为要给我买蛋糕。

徐旭东:你说他妈什么?

陈心蕊:以前我以为你出轨的话我会恨死你,我会马上离开你,结果我只想知道我哪里不如她?我会想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我还会想你怎样才会留下来?

徐旭东:我没有!

陈心蕊:(冷笑)你要我相信你去公司呆了一晚上?

徐旭东:怎样你才相信我,要看监控吗?

陈心蕊:何必呢?

 



公司 早上

陈心蕊走进办公室就感到压抑的氛围,阿秋不安地看着陈心蕊。

阿秋:马经理叫你...

 



办公室 稍后

马经理:(生气)是不是进公司第一天就提醒过你,手机要随时保持通畅?

陈心蕊没说话。

马经理:就算不是24小时,早上6点,晚上9点这两个时刻不是例行检查手机邮箱吗?

今天六点你人呢?客户还要等你回复?等到现在?

陈心蕊:对不起。

马经理:有用吗?做过了之后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陈心蕊:我会想办法...

马经理:弥补要付出很大的努力,还不一定成功。

陈心蕊呆呆站在原地,不敢动。

 



徐旭东公司 早上

大家在吃咖啡店的蛋糕,有的人才来,看到桌上有一个蛋糕。

同事A:谢谢徐总监,这么早就有蛋糕店开门?

同事B:我第一个来公司,就看到有了。

徐总监:我昨天在公司加班,顺便买过来的。

同事C:正好没吃早餐。

同事D:味道太正了,谢谢徐总监。

徐旭东:不是白吃的,大家吃好了要好好工作的。

 



陈心蕊公司 白天

午餐时间,陈心蕊一个人在工作,大家陆续回来了。

阿秋买了咖喱鸡便当,放在陈心蕊桌上,贴着便利贴“很难抢”,陈心蕊投去感激的目光。

电话响了,徐旭东未接27个,陈心蕊不能关机,只能把手机盖在桌上。

 



公司楼下 晚上

陈心蕊很晚才下楼,看到徐旭东在楼下,手上捧着一束花。

陈心蕊绕着他走,他快走追过去,陈心蕊没理他。

徐旭东:想吃什么?吃完我们去后海?或者五道营?南锣鼓巷?

陈心蕊还是没理。

徐旭东:你累了?那回家,我们看电影?上次你说的《看不见的客人》我早就下载好了。

陈心蕊太累了,有点感动,主动抱了他,好像得到了很大的安慰。

陈心蕊:你真的去公司了?

徐旭东:我发誓。我有人证的,公司楼下的保安大爷,要不我们去问他。

陈心蕊:(笑,看着花)这太俗了。

徐旭东:我看挺有用的。

 



床 晚上

两人走进房间,把花扔在一边,接吻、拥抱,往床边靠近.....

 



沙发 白天

陈心蕊和方颖视频,陈心蕊心情很好。

方颖:我想把店关了,不然根本没精力谈恋爱。

陈心蕊:你那个哪叫恋爱?

方颖:我感觉比我们当时在一起的时候还要亲密。

陈心蕊:改邪归正哪有那么容易,一定要把店留着,留个后路。

方颖:就算再失望一次,我觉得我也有信心承受。

陈心蕊:你就是那种在爱情里迷失的女人。

方颖:你不也是。

陈心蕊:我和你不一样。

方颖:你自认为。

 



床 晚上

徐旭东准备和陈心蕊亲热。

陈心蕊:大姨妈....

徐旭东:又没中?

陈心蕊:我都要焦虑死了。

徐旭东:别急别急,顺其自然。

陈心蕊:顺到猴年马月去了。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阵。

徐旭东:要不,去看看医生?

陈心蕊:又没病。

徐旭东:就算没有,听听建议也好。

陈心蕊很犹豫地看着徐旭东。

 



妇科医院 白天

医院人山人海。

徐旭东:你先找位置等着,我去挂号。

陈心蕊点头,徐旭东奔向人流。

 

陈心蕊走进一个过道,过道两边的座位全是人。

大多是三十五岁左右的女人,有的有老公陪伴,有的是和婆婆一起来,有的一个人。

有一个年轻女人穿得很时髦,带着口罩,塞着耳机听歌,好像不属于这里。


 



医生办公室 傍晚

医生和陈心蕊,徐旭东对坐着。

医生:你们的各项检查都没什么问题。

徐旭东:那为什么一直....

医生:这个和身体素质有关系,和心理素质也有关系。你们可能是心理压力太大了,这里很多人都是这样。

徐旭东:那需要治疗吗?要吃药吗?

医生:不需要吃药,更重要的是调整心态,我建议培养点兴趣活动,还有就是多运动。

徐旭东:真的不需要吃药吗?

医生:都说了不用吃药。(对旁边的助理)下一个是多少号?

助理:379.

医生示意去叫。

助理出去叫:379号。

那个时髦的年轻女人进来了,陈心蕊和徐旭东还坐着。

全部人都在等比他们走,陈心蕊只好站起来,徐旭东随后,两人走出去,外面还有一堆人。

 



医院门口 晚上

两人走出医院,已经天黑了。

陈心蕊:这完全就是骗钱,花钱检查了这么多,都不知道在检查什么,浪费一天时间。

徐旭东:可能不该看西医。

陈心蕊诧异地看着徐旭东。

 



便利店 白天

陈心蕊和阿秋一起去便利店,陈心蕊帮她看咖喱鸡饭,已经没了。

阿秋:没关系,我已经吃腻了。

 



外面 稍后

阿秋:其实我已经申请辞职了。

陈心蕊:什么?

阿秋:北京冬天到了,雾霾会更严重,我一想起去年冬天,简直是地狱。

陈心蕊:不是离不开北京了吗?

阿秋:所以我决定去深圳。

陈心蕊:深圳潮的可怕。

阿秋:没有什么比北京的冬天更让人难受的了。

陈心蕊一脸不安,阿秋憧憬未来。

阿秋:难道你准备在北京定居了?

陈心蕊:为了孩子,这里有大把的教育资源。

阿秋:健康不是更重要吗?

陈心蕊陷入沉思,旁边路过一个戴口罩的人。

 



中医馆 白天

陈心蕊和徐旭东走出来,徐旭东提着几大包中药。

陈心蕊:我还是没搞懂这和中药有什么关系?

徐旭东:医生不是说了,调节气血,刺激激素。

陈心蕊:就这些晒干的草,能有用?

徐旭东:试试总是好的。

陈心蕊:怎么不是你吃?难道我一个人就可以生孩子?

徐旭东笑。

 



健身房 晚上

陈心蕊从休息室喝水出来,看到珊妮和徐旭东有说有笑,有些不安,赶紧走过去。

珊妮:现在你们两身上都是天然草木香啊。

徐旭东:一直在想办法消除这味道,整个家都是...

珊妮:试试柚子皮、柠檬水。

徐旭东:什么方法都试完了,无效。

珊妮:总有办法的。

陈心蕊没插上话,自己在练手臂力量。




家 晚上

徐旭东在煎中药,一边哼着歌,陈心蕊起来,闻到味道,一阵恶心。

陈心蕊:我真的要吐了。

徐旭东:那把门也打开。

陈心蕊:你煎药也这么开心?

徐旭东:我是想到它带来的结果开心。

陈心蕊:我看你是在想其他的吧。

徐旭东:什么意思?你就是想得太多了,才会心理压力过大。

陈心蕊:是你心虚。

徐旭东:你工作越来越忙了,要不辞职休息一段时间?

陈心蕊:我不当家庭主妇。

徐旭东:如果是我希望呢?你不是什么决定都支持我吗?我现在可是全力配合这个计划了。

陈心蕊没回答,看着旁边墙上的计划表。

 



陈心蕊办公室 早上

同事进来,坐在以前阿秋的位置。

他:(取下口罩)今天早上起来还以为下雪了,外面白茫茫一片。

A:我也是,结果是雾霾。

B:我们是吸霾大使。

陈心蕊看了一眼窗外,一团白雾。

 



路上 晚上

陈心蕊走在路上,所有人都带着口罩,陈心蕊把衣服领子立起来,捂住鼻子快步走。

 



健身房 晚上

珊妮和陈心蕊在练手臂力量,同时聊天。

珊妮:你最近脸色不太好。

陈心蕊:发黄?难道是吃中药的原因。

珊妮:不止,还黑眼圈。我给你推荐的面膜没用吗?

陈心蕊:哪有时间?

珊妮:什么都没时间,你的时间都去哪了?

陈心蕊:那你每天敷面膜?

珊妮:对啊。

陈心蕊:每天健身?

珊妮:嗯。

陈心蕊:你这么注重健康?

珊妮:那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陈心蕊:那你怎么呆在北京?

珊妮:北京怎么了?

陈心蕊:雾霾啊,你如果这么注重健康,注重身材,护肤,怎么呆在这里?

珊妮:北京的有些东西是其他城市不能替代的。

陈心蕊:什么?

珊妮:感觉,(想了很久)说不出来。

珊妮电话响了,看了一眼,没接。

珊妮:我先走了。

 

陈心蕊在跑步机上跑步,看到珊妮在楼下,一个男人带珊妮走进豪车。

 



家 白天

陈心蕊浇花,走到窗边浇花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天气,赶紧关上窗户。

徐旭东正要出门,陈心蕊叫住。

陈心蕊:戴口罩了吗?才买的。

徐旭东:带了。

陈心蕊:在哪呢?

徐旭东:包里,出门就戴。

陈心蕊:(走过去)哪里。

徐旭东无奈,陈心蕊差点翻包,徐旭东制止。

陈心蕊:你现在说谎都不眨眼了。

徐旭东笑着眨眼。

陈心蕊:(严肃)难道加班也是撒谎,还有上次...

徐旭东:不是说了要相信我。

徐旭东拿了一个口罩,准备出门。

徐旭东:药煎好了,记得喝。

 

陈心蕊走向厨房,看到中药,差点吐出来,跑进卫生间干呕。

 



药店 晚上

徐旭东扶着陈心蕊出来,手上有几盒药

徐旭东:怎么回事,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

陈心蕊:难受。

徐旭东:哪里难受?

陈心蕊:不知道。

 



家 晚上

陈心蕊在家休息,徐旭东在熬中药。

陈心蕊:我不想喝了。

徐旭东:医生说至少要喝一个疗程,没多少了。

陈心蕊:为什么要听医生的?我会吐出来的,我会的。

徐旭东:我陪你喝,你看。

徐旭东说完就喝了一大口,陈心蕊制止。

碗摔倒地上,深褐色的中药蔓延开来。

徐旭东:你要我怎么做,我真的很努力了,为什么?

陈心蕊:不是我的错。

徐旭东:难道是我吗?

陈心蕊:来北京之前我们不是过得好好的吗?不是吗?

徐旭东:已经回不去了,你不要总想着以前。

陈心蕊:我受够了,现在。

徐旭东:那你就多想想未来,你想想以后的生活,阳光,孩子,我们。

陈心蕊哭得很伤心。

 



家 白天

徐旭东收拾东西,笨手笨脚,陈心蕊在一边,没有帮他。

陈心蕊:怎么说出差就出差,不是说以后都不会出差吗?

徐旭东:这次是例外,同事突然有事...

陈心蕊:你没事吗?你不知道这几天是最佳备孕时期吗?

徐旭东:别搞得跟工作一样,好吗?

陈心蕊:你觉得是工作?

徐旭东:我错了我错了,要不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吧?

陈心蕊:我就没工作是吗?我也很累。

徐旭东:我说过你随时可以辞职。

陈心蕊:你怎么这么自私?

徐旭东:我不是为了我们的计划吗?那你说怎么办?

陈心蕊:你真希望我辞掉?

 



办公室 白天

马经理:公司发生什么了?赶上辞职潮了?

陈心蕊笑。

马经理:不会是因为我骂你几次,你就承受不起了吧?

陈心蕊:没有,因为你我才懂得责任是什么。

马经理:哈哈,要走了应该不会说假话吧。

陈心蕊:其实我一直想知道...

马经理:为什么招你?

陈心蕊点头。

马经理:真实。

陈心蕊:当然,当然真实,我又不是机器人。

马经理:哈哈,机器人太多了,他们伪装成人,看起来有不同的特征,结果里面都是一样的驱动芯片。

陈心蕊:我不懂。

马经理:你其实不适合这个工作,也不适合这里,我能感觉到。

陈心蕊:为什么?

马经理:虽然你有很大的热情,但不适合的事情不应该勉强。

 



办公室 稍后

陈心蕊收拾东西,东西掉在地上,声音很大,却没人注意,大家还是低头工作。

陈心蕊收拾好了,准备走了,看了一眼周围,没人有要告别的意思。

陈心蕊抱着东西走出去,对前台:晓晓,拜拜。

前台没认出来,懵了很久,陈心蕊已经走远了。

 




家 晚上

陈心蕊回家,徐旭东脸色不好。

陈心蕊:怎么还不收拾?非要等我来?

徐旭东:(强颜欢笑)以前都是你帮我收拾行李的。

徐旭东拉她坐下。

徐旭东:你辞职了?

陈心蕊:对啊。

徐旭东:他们派了另外一个人去...

陈心蕊诧异,然后生气。

徐旭东:刚刚才收到短信。

陈心蕊太生气,说不出话来。

 



家 深夜

陈心蕊没有理徐旭东,徐旭东凑近。

徐旭东:要不我去张子阳的公司?

陈心蕊:(转过去,面对面)你又不想去。

徐旭东:我更不想看到你这样。

两人对视,陈心蕊感动。

徐旭东:你想去哪?

陈心蕊:嗯?

徐旭东:最想去哪。

陈心蕊:海。

 



秦皇岛海边 下午

海的颜色灰蒙蒙的,因为雾霾,徐旭东和陈心蕊跑到海边。

陈心蕊大叫,宣泄情绪。

陈心蕊收到方颖的微信,方颖发来和前夫欧洲游玩的照片,陈心蕊笑,回了一张海的照片。

 



秦皇岛酒店 晚上

酒店布置得很浪漫,两人.....

 

徐旭东累倒在床上,陈心蕊从阳台进来。

陈心蕊:休息好了吗?

徐旭东:没力气了。

陈心蕊:不行,要趁这几天多试试。

徐旭东:我尽力了。

陈心蕊:最后一次。

陈心蕊靠近徐旭东,徐旭东机械地爬起来。

 



火锅店 晚上

张子阳,陈心蕊和徐旭东三人坐在一起。

张子阳:以后我再也不但心我的公司了,有班长坐镇。

徐旭东:我还是新手。

张子阳:我清楚你的实力。

徐旭东笑得很勉强,陈心蕊也笑,看到徐旭东很勉强,收住笑容。

 



家 晚上

徐旭东回家,陈心蕊热情迎接,帮他放东西。

 



床 稍后

徐旭东上床。

陈心蕊:怎么样?

徐旭东:就那样。

陈心蕊:有什么困难?

徐旭东:关灯睡吧。

陈心蕊主动贴近徐旭东。

徐旭东:就一次,最多。

徐旭东无奈凑近陈心蕊。

陈心蕊:等一下。

陈心蕊开灯,把香薰机打开,冒出白气。

徐旭东:什么啊?

陈心蕊:香薰机啊,有助于营造氛围。

徐旭东:(闻到味道)这是什么味道?

陈心蕊:甜橙,我还买了薰衣草,茉莉,玫瑰。

徐旭东越过陈心蕊关掉香薰机。

陈心蕊:你干嘛?

徐旭东:要吐。

陈心蕊:怎么会?橙子的味道很好闻啊。你是故意针对我吗?

徐旭东:我干嘛针对你。

陈心蕊:你觉得是我逼你去张子阳那里的。

徐旭东:行了,睡觉吧。

徐旭东转过去睡了,陈心蕊失望。

 



健身房 晚上

陈心蕊盯着门口,像是在等人。

珊妮出现,陈心蕊开心招呼。

陈心蕊:怎么最近联系不上你?

珊妮:(脸色不好)我....有点事。

陈心蕊:嗯?

珊妮:没什么。

陈心蕊:和那个男的有关?

珊妮看着她。

陈心蕊:因为最近总看到他。

珊妮电话又响了。

珊妮:再这样下去,我他妈就没地方去了。

珊妮关机。

珊妮:他要给我求婚,闹到我公司,我家人,还有所有的朋友那里去,我真的好痛苦。

陈心蕊:你不想结婚?

珊妮:我从来没想过。

陈心蕊不知道说什么。

珊妮:我准备明天去日本,多接点拍摄,呆久一点。

 



会议室 白天

徐旭东正在和几个人一起开会讨论,张子阳慢慢走进去。

徐旭东:所以我觉得可以增加对大学生的关注,相比起刚进入职场的新人,可能更受用。

同事A:可是我们一直以来都是针对初入职场的新人,也一直发展得很不错...

张子阳:(打断)公司就是要追求创新,目标群众按理来说是不会更改的,但是理想中的产品和实际上的产品发生偏差的时候,目标群众也会发生偏差,我觉得可以试试。

同事A:有道理。

徐旭东感到难堪。

 



露台 白天

张子阳在抽烟,徐旭东离了一段距离。

张子阳:戒烟了?

徐旭东:不想抽。

张子阳:有些事不是不想,是你在做之前,就以为不行。

徐旭东:我以前抽烟的。

张子阳:没说这个。

徐旭东没回应。

张子阳:你明明那么有能力,在这个遍地都是机会的地方,如果还没点成就,我真的看不下去。

徐旭东:嘲笑都这么有水平了。

张子阳:我觉得你是被家庭拖得太死了,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处理不好家庭关系吗?他们真的没那个精力,如果你想两边都顾及,那注定两边都搞不好。

徐旭东:你根本不了解。

张子阳:我不了解你的家事,但我清楚知道你的实力。为什么要让公司的小同事都不信服你呢?

 



家 晚上

徐旭东回家,抱着陈心蕊开始亲,显得有些暴力,好像是在发泄。

 



餐厅 晚上

张子阳带着徐旭东和几个老板应酬,徐旭东喝了一杯又一杯。

 



家 晚上

陈心蕊听到敲门声,开门,看到张子阳送徐旭东回来。

张子阳:我劝他少喝点,他拼命往嘴里灌。

陈心蕊:(勉强笑)哦,谢谢。

张子阳:(把徐旭东送到床上,准备开窗)开窗透透气吧,酒味会很大。

陈心蕊:(大声)不要!

张子阳:(停住动作)帮我告诉他明天随便什么时候来。

陈心蕊:自从去了你公司,他变了很多。

张子阳:自从他结婚,也变了很多。

陈心蕊带有敌意看着张子阳。




楼下 白天

陈心蕊下楼,一阵雾霾,她转身往回走,像是被推回去的。

 



床 晚上

陈心蕊亲近徐旭东,两人亲热。

陈心蕊:我不喜欢这个酒味。

徐旭东:(坐起来)那就不勉强你了。

陈心蕊看着徐旭东的背影。

 



家 早上

陈心蕊醒来,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嗓子,跳下床去倒水喝。

徐旭东被惊醒:怎么了?

陈心蕊跑过去拉窗帘,窗外一片朦胧,把房间照的惨白。

陈心蕊赶紧关窗,在房间走来走去。

徐旭东:周末能不能让人休息一会啊?

陈心蕊不停咳嗽,喝水,咳嗽,喝水。

徐旭东无奈起床,走近她,她幅度越来越大,徐旭东不知所措。

 



家 白天

方颖和陈心蕊视频。

方颖:他走了。

陈心蕊:去哪?

方颖:那个女人那里。

陈心蕊:什么?

方颖:确实是我不够温柔,不体贴,他已经很努力了。

陈心蕊:你怎么会这样想?他真会给人洗脑。

方颖:这是事实,可他无关。

陈心蕊:只有他才会让你这么想。

陈心蕊说着说着咳嗽起来,越来越严重。

 



厨房 白天

桌上是一堆药的包装,一堆药被倒了出来,散在一边,胶囊,白色圆的,糖衣的。

陈心蕊抓起一把药,扔进嘴里,喝了一口水,全部吞下去。

突然她表情不适,喉咙里还有一颗药。

她疯狂喝水,感觉永远也吞不进去。

 



家 白天

陈心蕊从厕所换了裤子,裤子上有血迹,她烦躁地把裤子的血迹洗干净,越来越用力,裤子被扯烂了。

陈心蕊把裤子,还有所有垃圾收拾出门。

 



家 晚上

徐旭东回家,看到家里全部东西被打包好了,酒都吓醒了。

陈心蕊:(直奔主题)我怀孕了。

徐旭东:真的?

陈心蕊:我们回家吧。

徐旭东:这就是我们的家啊。

陈心蕊:或者,只要不在北京,哪里都可以!

徐旭东:当然要在北京,你想想,孩子出生了,我一定要让他上我们旁边那个国际幼儿园 ,从小就有好的教育,上好的初中高中,然后出国留学。

陈心蕊:回去吧,不然,厦门啊,婺源啊,秦皇岛啊,秦皇岛也可以啊,你不是也喜欢那里吗?

徐旭东:喜欢是一回事,生活是一回事,你不能只想着自己啊,你要为我们的孩子考虑。

陈心蕊:(冷笑)谢谢你这么为他考虑,都为他安排好了每一步了,可你怎么知道那是他想要的?

徐旭东:当然,多少人挤破头都想要的,多少人挤破头欧都还没有机会。

陈心蕊:为什么要和别人挤?

徐旭东:这不是和别人挤,是好的东西大家都懂。

陈心蕊:可我不是大家,你也不是。

徐旭东:(准备拆行李,陈心蕊制止)你为什么总是这么任性!

陈心蕊被推开,徐旭东伸手想要接近她的时候,陈心蕊下意识地往后退。

 



家 白天

陈心蕊和方颖视频。

陈心蕊:那你的蔬菜店还开吗?

方颖:当然,我要开一家在他楼下,让他永远忘不掉我。

陈心蕊:难道离开他就活不成了?

方颖:他已经是我的一部分了,缺少了就不完整了。

 



家 早上

徐旭东醒来,看到陈心蕊拿着剪刀,被吓个半死。

他扫视家里,所有地方被封的严严实实,全部是透明胶,密封纸贴,窗户,门,空调,水槽,所有洞口都是。

陈心蕊满意地看着周围,徐旭东不可思议地盯着她。

 



健身房 晚上

陈心蕊带着很专业的口罩进来,所有人都盯着她,她找器材运动。

珊妮出现,叫她,她没听见,直到珊妮从背后碰她。

陈心蕊:你回来了?

珊妮:什么?

陈心蕊:你回来了?

珊妮:啊?

陈心蕊做了等等的手势,去休息室拿手机,打字在手机上,给珊妮看。

珊妮点头:回来几天了,他有新女朋友了,我就不用管了。一个月前还口口声声说非我不娶,所以爱情,都是虚幻。为了爱情牺牲的人都太蠢了。

陈心蕊没说话。

 



咖啡馆前面 晚上

珊妮和陈心蕊出来。

珊妮:要不要喝杯咖啡?

陈心蕊使劲摇头。

珊妮准备拉她进去,陈心蕊跑远了。

 



家 晚上

徐旭东开门进屋,屋里没开灯,一片漆黑。

他一边开灯一边走进去,差点摔倒,灯亮了才看到脚下的空气净化器。

徐旭东抬头,看到陈心蕊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吓了一跳。

徐旭东:在家怎么不开灯?

陈心蕊:谁说在家一定要开灯。

陈心蕊站起来,走近空气净化器,把它扶正,按了几下开关,检查是否坏掉了。

 



床 晚上

徐旭东靠近陈心蕊。

徐旭东:什么时候去医院检查啊?

陈心蕊:(紧张)检查什么?

徐旭东:胎捡啊。

陈心蕊:现在太早了。

徐旭东:提前预防也好啊。

陈心蕊:我困了。

徐旭东:那睡吧。

 



露台 白天

张子阳和徐旭东都在抽烟,因为雾霾,看不清外面的风景。

张子阳:我准备在上海开一个分公司。

徐旭东:上海?

张子阳:所以大部分老员工会被调过去,这边就要靠你打理了。

徐旭东看向窗外,一片朦胧。

 



会议室 白天

徐旭东正在开会,手机响了,短信提醒,您的信用卡支出四万多....

 



家 晚上

徐旭东回家,屋里全部是空气净化器,密密麻麻,几乎没有放脚的地方。

徐旭东看到陈心蕊,陈心蕊带着专业口罩。

徐旭东:你在干嘛?四万多就是买这些?

陈心蕊:最近雾霾太严重了。

徐旭东:什么?

陈心蕊拿出纸和笔,写在纸上。

徐旭东:(奔溃)你是哪里不正常,你是想逼我不要回家吗?

徐旭东转身出门,陈心蕊还举着纸。

 



家 深夜

陈心蕊翻来覆去睡不住,还带着口罩,突然感觉呼吸困难,摘下口罩,大口大口呼吸,然后又戴上。

 



新办公室 深夜

徐旭东睡在沙发上,开着灯,窗户大风吹进来,窗帘,桌上的资料,全部被吹起来。

 



家 白天

家里少了很多空气进化器,陈心蕊也没有戴口罩。

陈心蕊照了照片,发给徐旭东,徐旭东感到安慰。

 



家 晚上

徐旭东回家,提着衣服的袋子,看到家里基本恢复原貌,很开心。

徐旭东:我给你买了一件外套,现在室外太冷了,你那些衣服不适合北方的冬天。

陈心蕊:哦。

徐旭东:明天周末,我带你去天安门。

陈心蕊:雾霾,不想出门。

徐旭东:戴口罩就是,我也戴。

陈心蕊:明天重度污染,不能出门。

徐旭东:(拿出衣服)你要试试吗?

陈心蕊:不用试了。

 



茶水间 白天

几个同事在聊天。

A:哇,红色预警,小学生停课一周!

B:你还幻想放假啊。

A:是啊,多想逃离北京,哪怕一天。

C:是谁说出‘逃离北上广’的,简直佩服。

徐旭东经过茶水间,大家紧张闭嘴。

徐旭东:茶水间不是偷懒的地方。

徐旭东走后,全部人使脸色。

 



办公室 白天

一个同事拿了一个快递进来,给徐旭东。

徐旭东打开,是一包包的透明袋子,每个袋子都鼓鼓的。

同事:你也知道大理空气啊?

徐旭东:大理空气。

同事:网上太火了,一包空气50块,哇,你这里,(数)可能几十包。

徐旭东诧异。

 



家 晚上

徐旭东回家,看到家里也有好多大理空气,面露不悦。

徐旭东:你到底在搞什么?

陈心蕊:怎么了?

徐旭东:这个什么大理空气。

陈心蕊:(走过去把窗帘拉开)你看看这个空气,你敢吸吗?

徐旭东:这明显是骗钱的,你难道不知道信用卡是要还的?

陈心蕊:你这么努力工作挣钱,不就是为了我和孩子创造更好的环境吗?连空气都不给我?

徐旭东:(无语)你到底怎么了?你以前不会这样的。

陈心蕊:你以前也不会这样。

两人都沉默了。

 



办公室 白天

同一个同事给徐旭东拿快递进来,自觉放到办公室一角,那个角落已经堆满了快递箱子,全部是一样的。

 



家 晚上

徐旭东:你到底想怎样?

陈心蕊:我都计算好了,一袋只够三分钟,专家说了一天至少要吸两个小时的新鲜空气,我已经是按最基本的量买的了。

徐旭东:你明明知道是没用的,不是吗?

陈心蕊:别人都说有用,都抢着买。

徐旭东:那是别人啊!

陈心蕊:你不是最爱听专家怎么说,别人怎么说了吗?你不是最爱和别人抢了吗?

徐旭东说不出话来,极力忍住情绪。

 



洗手间 晚上

徐旭东拼命洗脸,想把什么东西洗赶紧,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徐旭东准备出去,注意到垃圾桶里带血的纸,走近垃圾桶。

 



办公室 白天

徐旭东电话亮了,短信提醒,消费六万,徐旭东怒不可遏,摔东西。

 



家 白天

徐旭东准备出门,陈心蕊在打扫。

陈心蕊:又要出门?现在一周七天都不休息了?

徐旭东:你正常一点好不好?

陈心蕊:我不正常?你知道你现在不怎么回家吧?

徐旭东:你别再这样了,我要奔溃了,不要逼我。

陈心蕊:逼你?你要干嘛?要离婚吗?还是要带我走?

徐旭东:你天天就没事做吗?除了想象离开北京,你能换一个东西想吗?自从来到北京,你每天的口头禅就是要离开。

陈心蕊:那你呢?你的口头禅是我要工作,我没办法。

门铃响了,两人僵持很久,陈心蕊去开门,快递来了四个硕大的箱子,房间没有空地了。

徐旭东:这些是什么?

陈心蕊:这些是生命。

徐旭东迅速打开箱子,看到里面全部是大理空气,愤怒。

陈心蕊开心地拿了一个,打开,使劲呼吸。

陈心蕊:快啊,你也吸一点。

徐旭东:我要疯了,我要疯了,我要疯了。

陈心蕊:吸点新鲜空气就没事了,这全部都是纯净无污染的。

徐旭东没说话。

陈心蕊:因为最近太多人抢,总是断货,所以我干脆一次性多买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补货。

徐旭东反复重复:你别逼我,你别逼我。

徐旭东奔溃,把所有的箱子用暴力弄开,然后把大理空气一一弄爆。

随着不停爆炸的声音,陈心蕊也慢慢奔溃,大叫起来。

徐旭东:(拽住陈心蕊的手腕)你怀孕了吗?你怀孕了吗?

陈心蕊大哭大叫。

徐旭东:你真的怀孕了吗?

徐旭东把陈心蕊逼到墙壁上,陈心蕊蹲下大哭。

 



家 白天

没有拉窗帘,阳光透进来,外面天蓝的不可思议。

徐旭东醒了,家里很清爽,没什么多余的东西。

徐旭东电话响了,是张子阳打来的。

张子阳:上海公司步上正轨了,我想请你来考察考察,就当散散心。

徐旭东:北京公司离不开我。

张子阳:还以为你会想不开呢,离婚而已,多大点事。

徐旭东笑得很为难。

张子阳:看在你工作还是有条不紊的样子,应该是没事了。

徐旭东没说话。

 



蔬菜店 白天

陈心蕊在给绿植浇水,她已经恢复往日的活力。

方颖:别浇了,你浇太多会淹死他们的。

陈心蕊:以后就请你帮我浇了。

方颖:什么意思?

陈心蕊:我想了很久,这不是我想做的事。

方颖:你想做什么?

陈心蕊:还没想清楚,但这不是。

没听到方颖回应,陈心蕊扭头看她,发现她表情呆住了,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方颖的前夫。

陈心蕊伸手准备拉住方颖。

方颖:别管我了。

方颖越过她,走向前夫。

陈心蕊无奈地看着,方颖笑得很幸福。

 



家 白天

徐旭东在收拾东西,走到墙前面,盯着计划表好半天。

他把计划撕下来。

 



咖啡店 白天

徐旭东把绿植摆在橱窗边,老板娘在旁边,两个人都很自然。

老板娘:你要去找她?

徐旭东:我还没想好。

老板娘: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家 白天

徐旭东带人看房子。

买房人:怎么这么便宜,这么好的房子。

徐旭东:我急着卖。

买房人:急着干什么?

徐旭东:急着去过好生活。

买房人莫名其妙。

 



楼下 白天

徐旭东拉着行李箱,遇到珊妮,珊妮旁边有一个男人,两人很亲密。

珊妮:hello,怎么好久没看到心蕊了?正好,帮我告诉她我要结婚了。

徐旭东:她...回去了。

珊妮:回去?

徐旭东没有说话,珊妮示意男人等等他,两个人借一步说话。

徐旭东:我们离婚了。

珊妮:对不起。

徐旭东:我也要走了。

姗妮:我看过很多离婚的,但从来没想过你们也会。

徐旭东:是我的错。

珊妮:你真的能离开吗?你和我是一种人,我们属于北京。

徐旭东:(思考很久)我可以。

 



陈心蕊家 白天

陈心蕊正在收拾家,摆放跑步机。

门铃响了,陈心蕊开门,看到徐旭东。

徐旭东手里提着两盆绿植,两人对视,陈心蕊慢慢笑出来。

 

 


 

-  T H E   E N D  -

 完 

Copyright © 天津口罩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