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口罩价格联盟

整个时尚界没人敢做的一件事,国潮做了!

穿刺 2021-09-14 08:38:11

“一个房间,门窗全部密闭,因为绒会飞。一个人带着口罩进去,拆开衣服,满屋子都是绒毛。你要一直做,直到修好,把所有绒毛吸在一起,再灌进衣服里去。中间没有休息,也不能开门透气,因为一开门,绒就跑没了。”

工作室为召回这批衣服忙了很多通宵


ATT就这样修了130件。


2018年1月5日,一封道歉信,一封召回通告,出现在服饰品牌ATTEMPT的淘宝店铺微淘上。当时,ATT正尝试做一个史无前例的“壮举”:召回去年双11开始售出的130多件羽绒服,虽然这批衣服早就过了7天无理由退换期。

召回这个词对于汽车行业来说并不陌生,就是把一整个批次已经出厂的同一车型返厂“回炉重造”。无论是进口品牌,还是合资品牌,召回都是一种对自身产品品质负责的态度体现。


产品召回制度和一般的三包产品退换货是两个概念。三包产品退货换货针对个体消费者,而且不能说明产品本身有任何问题;而产品召回制度则是针对厂家原因造成的批量性问题而出现的处理办法。


可是,在服装行业,召回却实实在在的是一个新鲜词。因为还没有人这样干过。

召回的衣服修复后还进行了清洁

“羽绒服跑绒其实蛮正常的,针和面料没有配合好,可能当时选那个针有点粗,造成了钻绒情况。没有办法,因为这是我们今年第一次做羽绒服这个品类,没什么经验。


后来买家群里很多人反映这个问题,当时觉得事态越来越严重,我觉得宁可不挣这个钱,但是对于一心想做品牌的我们来说,这个事情一定要处理好!”

主理人梁栋(左一)坦言召回压力不小。


去年天猫双11,ATT上架了这批衣服,成交130多件。到12月份天气冷了顾客们纷纷穿上羽绒服,开始反映有钻绒问题,一轮评估之后,他们艰难地选择了全部召回。

每一款设计背后都有打板师无数次调整

全部召回意味着成本和可能的亏损:比如返厂重修成本,人力物力的损失,完完全全不如重新再做一件。


返厂去修就是麻烦,很麻烦。但再麻烦,也要去做。


衣服在寄回之后,需要对每件衣服进行编码,避免混淆;重修时,不仅仅是简单的拆开装回,而是多加一层衬布,工人把自己关在密闭的房间里,带上口罩进去一直作业几个小时,直到修好衣服,再把羽绒重新灌装。中间不能休息也不能开门透气,因为一开门,绒就跑没了。

ATT在武汉美院的服装秀


“国潮”的质量一直以来备受诟病。


它一开始根植于互联网,利用新兴的社交媒体打品牌、做宣传,借助淘宝平台以极低的运营成本卖货,这是处于创业阶段的国潮品牌活下来的常见办法。


而且近年由于成本的上涨和环保压力,本地的服装工厂越来越少,国潮品牌找一家合适的供应商越来越困难;同时,之前“国潮”单量少,体量小,质量很容易陷入恶性循环。

ATT在武汉美院的服装秀


事情正在起变化。中国潮牌正在慢慢成为一门大生意。


2017年天猫“双11”,业内估计这帮年轻人衣服卖了4个亿,不少国潮品牌当天的营业额与往年相比都有了大幅提升,甚至翻番。


国潮爆发给了这些年轻品牌成长的契机,打破品质魔咒成了优质“国潮”品牌追求的目标。

2016年 ATT在上海THE HUB ROOM展区


质量差这个锅,国潮不背,这也让ATT下定决心召回。

ATT主理人梁栋觉得,国潮已经不再是刚创业时,随便在T上印点英文字就能自称国潮了。


“我以前认识一些朋友,先去做特别差劲的T恤,在上面印一点奇奇怪怪的字,它卖得特别好,但我基本上都不会穿,因为我问过他们,为什么我买你家的衣服永远都觉得版型奇奇怪怪的。”


国潮早期,因为进入门槛低,很多年轻人对服装设计的专业性并不了解,把潮流停留在表面,比如衣服版型没有调研考究,干脆就按照自己体型来定的,穿其他人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

梁栋透露当下国潮已不再是靠印花打天下的时代了:很多严谨的设计师品牌,它打板会有很多数据支撑,后面会有特别复杂、特别多的东西,“就连挂衣服的龙门架上的衣服排序,对设计师来说,都需要智慧”。


既然做衣服不容易,那么买的衣服有问题,就算是国潮也不能坐视不管,这就是中国国潮的第一次召回。


不管“国潮”还是“国土”,做好一件羽绒服,不能凉了人心。

Copyright © 天津口罩价格联盟@2017